手游产业异军突起 已扭转芬兰政府经济阴霾

  芬兰目前有200多家公司从事游戏产业,其中半数以上是近两年成立的,多数游戏是基于移动互联网平台开发的。2004年至2013年,芬兰游戏产业年增长率为39.5%。游戏产业异军突起,为一直徘徊在衰退阴影中的芬兰经济带来了一抹亮色。

  “哞~~”,随着手机提示音响起,伊丽丝迅速放下手中的工作,拿起手机开始收割农作物、播种、喂牛,将新收成摆在路边商店的货架上。这时,哥哥派克正窝在沙发里,用平板电脑玩游戏,急着“造兵打仗”。

手游产业异军突起 已扭转芬兰政府经济阴霾“卡通农场”游戏截图

  这两个芬兰年轻人最近迷上了全球风靡的“卡通农场”(Hay Day)和“部落冲突”(Clash of Clans)两款手机游戏,他们每天要花两三个小时泡在网上,和世界各地的玩家们一起升级作战。

  近年来,芬兰经济一直徘徊在衰退的阴影中,而游戏产业却异军突起,在短时间内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卡通农场”和“部落冲突”都出自芬兰“超级细胞”(Supercell)游戏公司,而此前芬兰罗威欧公司的“愤怒的小鸟”更是享誉世界。诺基亚衰落之后,这两家公司成为芬兰人民族自豪感的新载体。

  玩得停不下来

  “现在还好一些,刚开始玩得时候简直停不下来。”今年27岁的伊丽丝告诉记者,从小到大她都不是游戏爱好者,但是现在只要看到手机就忍不住打开游戏看看自己的农场。“一直想挣更多金币,把农场装饰得更漂亮。”

  “卡通农场”是“超级细胞”公司的首款游戏。通过与社交媒体脸谱关联,玩家可以在线和好友进行农产品交易,通过获取经验值和金币来升级。随着级别的增加,玩家可以购买更多的农作物、动物和装饰,级别越高升级难度越大。系统每天还会提供一个抽奖转盘,玩家可以在自己和别人的农场寻找装有钻石的宝箱,这最大程度地调动了玩家的好奇心和竞争心,不知不觉就深入其中、欲罢不能。

  “超级细胞”免费向用户提供游戏产品,通过玩家之间的“微交易”来取得收入。简单地说,玩家可以免费安装和运行游戏,如果希望升级速度加快,可以通过购买“钻石”来达到目的。不过,如果玩家不愿意花钱,也可以一直免费玩下去。

  “虽然有时候也有花钱的冲动,但是觉得这样升级就没什么意思了。”伊丽丝玩这个游戏一个多月了,现在是三十级,她的好友里最高级别是九十多级,“好像没有尽头的感觉,会不断出来新的挑战。”

  “超级细胞”公司成立于2010年,2012年之后才相继发布了“卡通农场”和“海岛奇兵”,2012年公司营收仅有7800万欧元(约合1.08亿美元),2013年就达到了6.72亿欧元(约合9.32亿美元)。2009年,罗威欧公司凭借游戏“愤怒的小鸟”赚得盆满钵满,3年营收猛增近100倍,由2009年的160万欧元(约合220万美元)上升为2012年的1.52亿欧元(约合2.11亿美元)。

  除了这两个成功典型,芬兰目前有200多家公司从事游戏产业,其中半数以上是近两年成立的,多数游戏是基于移动互联网平台开发的。据芬兰游戏行业协会统计,2004年至2013年,芬兰游戏产业年增长率为39.5%。游戏产业异军突起,为一直徘徊在衰退阴影中的芬兰经济带来了一抹亮色。

  抓住受众的心理

  芬兰的游戏是怎么火起来的?靠什么吸引玩家?接受采访的人各有自己的答案。

  罗威欧公司动画设计师奥利・拉曼宁认为,俏皮的形象设计,完美的动画和音效,以及极其注重用户体验,是芬兰游戏受到青睐的主要原因。他说,芬兰的卡通形象有个共性,就是“古怪的外表下,透露出一种难以言表的可爱”。

  “愤怒的小鸟”最初的小鸟形象,是由罗威欧公司创意总监亚科・伊索罗设计的,他那顽皮、古灵精怪的设计刚一出现,就获得了工作室所有人的青睐。最终,“愤怒的小鸟”也正是以其独特可爱的形象和音效设计俘获了大批玩家的心。

  其实,芬兰游戏也很注重体验的真实性。

  奥利是一个典型的芬兰好学生,一步一个脚印,先按部就班地完成学业,然后进入职场。毕业后,他就到了罗威欧公司的动画部门,如今已经两年了,他曾经参与制作十几部“愤怒的小鸟”动画短片。

  奥利说,“我们从小就在自然中玩耍,对小动物、各种植物都非常熟悉,有时候发现感兴趣的东西,玩一天也不会觉得无聊。这也在某种程度上激发了我们的创作灵感。”

  “愤怒的小鸟”和“卡通农场”这两款游戏的很多元素都源自现实,弹弓、小鸟、农场,都是芬兰人熟悉的生活场景,搬到游戏中之后,设计师很生动地还原了动物们的憨态,就连声音、表情和动作的变化细节都与现实生活中无异,这使得玩家的体验更加真实。

  这样,芬兰游戏就抓住了受众的心理需求,但创作并没有结束,游戏还会不断完善,甚至趋于完美。

  广泛涉猎游戏领域的芬兰投资人蒂莫告诉记者,芬兰的游戏设计人员会先用3D技术把画面做出来,然后比照着3D效果用2D技术绘制。这个颇费周折的方法,最终使游戏看起来像3D一样逼真,却有着2D技术才能拥有的运行速度。比如“超级细胞”的几款游戏,都是这样完成的。

  芬兰阿尔托大学游戏设计老师米卡评论说,“超级细胞”的游戏不设终极关卡,让玩家可以一直玩下去,这样才能从中不断谋利。但这也使游戏缺少故事情节,玩家无法体验“完成一件伟业”的成就感。也许是意识到了这一短板,在新推出的游戏“海岛奇兵”中,“超级细胞”加入了故事情节。

  成功绝非一夜之间取得

  走进芬兰阿尔托大学埃斯波校区的新媒体实验室,在公共讨论区间,一组学生正在讨论修改新设计的游戏。

  “芬兰游戏的崛起绝不是一夜之间的事情,我们有良好的历史传统和技术积累。”新媒体实验室负责人拉斯穆斯告诉记者,作为一个只有550万人的小民族,缺少资源,只能依靠科技和文化产业走向世界,所以创新和坚持是他们发展的原动力。

  拉斯穆斯认为,芬兰游戏产业的成功,也应归功于高水准的专业教育。包括综合性大学、应用科技大学在内的大多数芬兰高等院校,都设置了与游戏相关的专业。在阿尔托大学,游戏设计与录音等新媒体专业共用实验室,不同专业的学生间的合作常常能碰撞出灵感的火花,阿尔托大学的游戏设计专业每年都为芬兰培养不少游戏人才。

  其实,芬兰有许多老牌的游戏公司和从业人员,这为芬兰手机游戏产业突起奠定了基础。在诺基亚鼎盛时期,芬兰有很多公司专门为诺基亚手机开发游戏。诺基亚衰落后,许多工程师转而投身游戏研发,不少人成立了自己的游戏公司。例如,Rumilus游戏公司的4位创始人,之前都是诺基亚的工程师。虽然诺基亚在手机操作系统的竞争中走错一步,但是芬兰的游戏公司却在苹果和安卓的平台上大放异彩。

  “现在手机的年均销量约15亿台,更新换代的速度比电脑快得多。”蒂莫说,比起传统电脑,手机和平板电脑能给用户提供更好、更便捷的游戏体验。罗威欧和“超级细胞”正是抓住了手持移动平台发展的黄金时期,紧追移动通信技术的发展趋势,才在市场上获得巨大成功。

  芬兰的游戏公司多起源于初创小公司,其蓬勃发展也离不开完善的创新机制和政府的大力扶植。罗威欧和“超级细胞”在起步时都得到过芬兰国家技术创新局的资助。为促进游戏产业的进一步发展,2012年该局出台一项规划,根据规划,到2015年芬兰对游戏产业的投入将到达7000万欧元(约合9700万美元)。

  据技术创新局预测,如果芬兰游戏产业保持目前的发展速度,到2020年总营业额将可能呈数倍增长。

    From:265G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