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 | 净网扫黄 试问手游色情营销禁不禁

日前,文化部发布了第20批违法违规互联网文化活动黑名单,被点名的企业包括豌豆荚在内的14家手机游戏平台,以及趣游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等8家网游公司,违规游戏产品包括“苍老师打飞机”、“蹂躏女优”等41款。于是我们发现,各个游戏中心推荐的游戏icon和名字从充满挑逗变为保守内敛,就连曾经矩叔评测过一款卖肉手游也从豌豆荚、360下架了,后来仔细一找发现改名字啦。

常在河边走的色情营销

2014年也可以被称作“扫黄年”,线上线下各种暴雨雷霆,手游作为互联网行业的新贵自然也难逃和谐的惩戒。从2013年下半年至今年3月,日本AV明星来中国为手游做宣传可谓炙手可热,微电影、年会、签代言手法繁多,仿佛谁家新手游宣传不找个AV明星来走穴一下,就是跟不上时代潮流一样。直到3月底,上海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查出了请加藤鹰代言的《风林火山》,让中国手游行业的AV风消停了下来。那些请过AV明星宣传的手游,则下架的下架,换皮的换皮,才不到两月时间就像它们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另一方面,手机游戏作为一个投资相对较小、回报却挺大的产品,让一些没有技术含量的小CP又馋又捉急。怎么才能获得最大化的短期利益?那就干脆把游戏内容做成擦边球吧!美术找不到我们能找几个外围野模,请不起策划我们就设计得简单粗暴一点,最终呈现出来的游戏,就是一段段拍得惨不忍睹的DV。而玩家用户,玩几把猜拳、再花点小钱就能看几秒野模别扭的搔首弄姿了——这比北京三里屯那些坑外地人的色情酒吧还脑残啊有木有!

随着这次5月底净网行动,很多靠这种手段蒙人的游戏公司将受到冲击,打擦边球的软色情宣传也将会收敛一阵。毕竟豌豆荚这样的大平台都挨整治了,就算有小公司吃了熊心豹子胆,渠道也不敢给你上架啊。

难以界定的艺术与淫秽

这次净网扫黄行动中,一些胆子小的公司赶紧给游戏改名字、加衣服,生怕自己也受到牵连。这让我们既看到了手游小公司的艰难(罚个六位数全公司就得散伙了),也再度感慨相关法律对软色情的艺术性与色情淫秽的界定模糊。《刑法》规定的“具体描绘、露骨宣扬”在实践中很难把握,增加了打击色情犯罪的难度,这才导致了擦边球在网上满天飞的情况。

关于什么是艺术,什么是色情与淫秽作品,我们甚至很难用国外的法律经验来借鉴。中国知名作家王朔,就曾给美国《花花公子》杂志投过稿,但却以“太黄色”为理由被退稿。国内外时尚界都有以“性感”为卖点的营销手段,但究竟什么是艺术,什么是色情与淫秽作品,则难以一言蔽之。只不过当“性感”到了中国的车展、游戏宣传等领域,就变成了赤裸裸的肉欲刺激,从露内裤的Show Girl到AV明星代言,只有乳浪臀波没有艺术可言。

不知是否值得庆幸,最近秘密上有业内人士爆料,今年ChinaJoy将取消大舞台,希望届时卖肉会少一点,把好玩的游戏还给玩家。

笑什么笑,你也是鉴黄师

这次相关部门的净网扫黄行动,也让一些厂商抱怨“过于一刀切”,更让不少伸手党宅男痛哭流涕。于是文化产品分级制度的讨论,因为这次事件再度激烈起来:现在鉴黄师都有了,何时才有分级制度?部分正常成年人的需求是否应该考虑满足?

说到分级制度,就不得到先说回游戏的好基友——电影。广电总局电影局有关人士曾说过,之所以没有实行分级制度,是因为考虑到目前中国的经济文化发展水平以及电影的管理水平难以达到分级的要求。也就是说,管理跟不上,分级制度无从谈起。比如90年代的时候,中国电影曾经试行过“少儿不宜”分级,但后来因为管理跟不上停了,反而“少儿不宜”、“未成年人不得进入”、“18禁”这些字眼成了炒作噱头,直到现在都还在。

其实中国有“一刀切”,美国也有“零容忍”,网上某位知名的意见领袖、移动互联网投资人,曾经就因为在美国和一个小萝莉开玩笑的亲昵动作,陷入了性侵未成年人的官司。

也就是说,不管在哪里都有社会不能容忍的雷区,美国人对娈童、种族歧视、恐怖主义等问题敏感不已,我们同样不敢让色情暴力堂而皇之地成为合法产业。特别是市面上玩手机游戏的未成年人占了如此大比例,鲁迅先生呐喊的“救救孩子”可谓到哪时候都不过时。而作为成年人,我们在互联网上享受成人娱乐文化的同时,也该考虑一下这些东西是否会影响自己子女的成长。所以别笑,这一刻我们都是鉴黄师。

矩叔结语:据了解,文化部下一步将采取各种措施,继续督促指导各地综合执法队伍加大“手游”市场监管力度。不管从行业角度来看,还是站在玩家立场,这是有利于整个手游行业健康发展的,未来的游戏公司也会将重点放到用户体验、产品创新上,而不是再拼谁穿得少。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