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手游现状:动漫IP不吃香,只好认真做原创

二次元产业在近两年被各方资本看好,比如腾讯在2017年上半年就完成对十家动漫公司的投资,加速推动了国产动漫的优质内容与原创IP的发展。此外从艾媒、艺恩等机构的数据报告来看,国内二次元用户已经达到3亿左右,并预计用户增长率有望在2018年保持在20%左右。

用简单的话来概括,二次元产业就是“形势一片大好”,俨然二次元席卷中国文娱圈半壁江山的黄金时代。然而在这种乐观积极的氛围中,有一个问题好像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二次元产业现在真的赚钱吗?

实际上,当我们把这个问题抛向不少二次元从业者时,得到的回答基本都是:“不赚!”

做动漫居然不赚钱?

可以肯定的是,动漫内容创作这个环节是吸引用户、提升IP价值、对外扩散文化影响力的关键,是目前国内二次元产业的上游。不管是打造原创IP还是改编经典IP,动漫作品在年轻一代用户群体中都是当之无愧的“扩音器”。但动漫行业到底能赚多少钱,业内多年以来并没有详实数据能给出准确答案。

“做动漫不赚钱”的背后,其实是动漫作品在文娱产业中作为一个商品,难以带来直接创收的现状——更有不少专业人士指出,动漫的变现以影视化和游戏化为主。

关于影视化这个部分暂且不表,毕竟上院线和上卫视的作品太少,目前作品主要集中在网剧,收入难以统计。

动漫IP改编真人影视,目前在粉丝口碑中普遍不咋好

所以二次元产业变现,最直观快捷的环节还是在游戏化这块。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GPC)、伽马数据(CNG)、国际数据公司(IDC)联合发的《2017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二次元手游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159.8亿元人民币,占整个手游市场1161.2亿元的13.78%。

也就是说在二次元产业中的诸多方面,如小说改编动漫、原创动漫、动漫平台、动漫周边、动漫改编游戏、动漫影改编视等,大部分环节仍处于烧钱阶段。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一直亏损却成功上市”的B站,在2017年的收入83.4%来自手游,其中71.8%和12.7%的收益来自两款热门游戏《Fate/grand Order》和《碧蓝航线》。

作为国内最大的二次元平台之一,B站的营收尚且对手游极度依赖,可见二次元产业的盈利结构还未实现成熟均衡。

动漫IP改编手游居然不流行了?

既然游戏化是国内二次元产业最重要的环节,那么动漫IP改编游戏就成为一条最受关注的道路——而这也确实是早年中国手游行业的一大趋势。

自2013年末到2014年,大量资本涌入手游行业,同时业内也逐渐加强对盗版侵权的打击,因此动漫IP改编手游成为当时国内厂商的首选之一。甚至还兴起了日本动漫IP的中介商,通过协助中方(发行方)和日方(版权方)的IP买卖进而从中获利。

到2015年,部分顶级的日本动漫IP授权费用已达到数百万元人民币的规模,如《火影忍者》、《海贼王》等一线IP起价已达保低金800万+PC端最低5%分成,移动端8%分成。而抢不到顶级日本IP的厂商,也会退而求其次选手购买国产动漫IP。

然而到了现在,我们会发现市场头部的二次元手游,鲜有日本或中国动漫IP改编的产品。数据机构APP Annie每个月会发布一份月度指数,公布全球以及各大地区市场的各平台下载排名与收入排名。从2017年1月到2018年5月整整一年时间中,进过中国区iOS游戏收入榜前十的二次元手游,只有《阴阳师》、《火影忍者》、《FGO》、《恋与制作人》四款。其中只有《火影忍者》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动漫IP,而《FGO》的原作FATE系列则是一个最先出游戏,然后再出动漫与小说的超级二次元IP。

除了国内市场头部以外,还有国内外都广受欢迎的崩坏系列、《碧蓝航线》、《少女前线》、《奇迹暖暖》,以及具有较高知名度和收入的《战舰少女》、《幻想计划》、《永远的7日之都》、《魔法禁书目录》、《梦间集》等20款左右二次元手游。

图片源自B站“国产二次元手游观察”

根据B站“国产二次元手游观察”专栏从APP Annie与Sensor Tower整理的数据,以上列举的产品基本算是国内二次元手游市场目前收入最高的一拨。不难发现,在它们当中除了《火影忍者》、《FGO》、《魔法禁书目录》等极个别产品和动漫关联比较紧密外,其它产品大部分是原创IP(像《梦间集》选用金庸IP属于特例中的特例)。

市场结果表明,最近的一年半里,最赚钱的二次元手游中“动漫IP改编”占比极低,看上去的确不是那么受欢迎。

2018年下半年的二次元手游会有哪些新动向?

在讨论今年下半年二次元手游的趋势前,我们不妨先回顾一下以前二次元手游的发展进程。

首先,为什么厂商以前喜欢买动漫IP来改编手游?

在不重视版权的页游时代和手游时代初期,IP侵权是一笔是成本低又收益高的好买卖。不管是火影海贼还是金庸古龙,套上它们的皮做一款页游或手游,对2010年到2013年的绝大部分玩家来说是非常新鲜的。而这些侵权游戏的巨大人口红利逐渐引起了版权方和大厂们的注意,于是IP维权的时代到来了。

在2012年到2015年手游市场爆发的这几年,买现成IP套上一个现成的玩法系统,就能赚不少快钱。所以在这个时期,手游行业陷入“买IP做手游”的抢购潮。

时至今日,各大社交平台仍有疑似IP侵权的手游广告出现

那么,为什么现在原创的二次元IP更吃香了?

经过抢购潮的哄抬,导致购买IP的成本越来越高,特别是日本动漫IP版权方,对游戏开发的进度与内容要求非常严苛,这让越来越多的厂商开始难以承受。此外随着人口红利触到天花板,快钱开始越来越难赚,手游行业的资本热潮开始消退,一大拨换皮手游逐渐被市场淘汰。成本增高的同时,收益却在不断缩水,厂商对日本动漫IP的追逐自然变得理智了起来。

而各重要的一点在于,二次元玩家和普通玩家的差异越来越大,前者对游戏体验、美术质量、玩法类型、运营服务的需求更独特,不了解二次元群体的发行商很容易拿到好牌打不出来。市场的细分让“二次元”成为手游市场里,首个不以玩法类型为划分标准的热门大类,重点突出“我们的游戏看上去是啥样”,而不是“我们的游戏玩法是啥样”。

此外,二次元手游的开发商更加专业化、细分化,并且在优质内容的基础上,靠二次元玩家的口碑传播也能形成良好的品牌推广。除非像91ACT等少数开发商对特定的IP具有很高的情怀,愿意花费更高的成本去做改编作品,其它大多数开发商则倾向于将有限的成本投入到内容制作上。

所以,今年下半年二次元手游会哪些新动向?

1. 更多的出海。经过至少5年的发展积累,国内原创二次元手游逐渐摸索出自己的道路,并一步步走向海外,获得更大的成功。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像《碧蓝航线》在日本市场,《少女前线》在韩国市场,《奇迹暖暖》在美国市场,都成功获得了该地区用户的广泛好评,甚至人气相比国内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二次元手游已经成为继SLG之后,国产手游的又一大热门出海品类,相信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国产二次元手游也取得优异的成绩。

2. 游戏改编动漫。近来《阴阳师》、《崩坏3》以及端游《剑网三》等国产大作,在二次元领域积累足够的人气后,开始推出自己的动漫作品。这种先出游戏再出动漫的二次元生产流程,一直以来都是日本的强项。如今的中国二次元产业,随着手游的大幅发展,开始带动起动漫、小说等相关领域。甚至像《王者荣耀》也在腾讯的大力推动下,努力向二次元扩展自己的IP影响力。

3. 格局划分与个性化。如今二次元手游市场在不断细分,形成了具有不同特色的厂商格局。比如腾讯最成功的二次元手游,是自研的《火影忍者》以及代理的《龙珠激斗》,所以在最新的产品计划中,我们看到有《火影忍者OL》、《圣斗士星矢》、《猎人》、《电击文库:零境交错》。前三个是jump系台柱IP,《电击文库》则是日本历史级轻小说IP大乱斗,突出的就是用户认识度高、覆盖面广。至于国产动漫IP《一人之下》、《狐妖小红娘》等也一直受到广发粉丝期待。不管是自研还是代理,改编还是原创,都突出一个大IP大制作的强势。而网易在《阴阳师》大获成功后,开始对原创二次元IP愈发熟稔,《非人学园》、《神都夜行录》等新作都秉承了网易一贯的差异化风格,并且每次都有新的尝试、辨识度极高。此外,其它二次元手游厂商虽然体量不及两大巨头,但也都在产品中不断深化和凸显自己的风格,以求占据二次元手游市场的一片空间。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