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零六个月,腾讯成长守护平台是如何守护未成年人的?

2017年2月16日,腾讯“成长守护平台”公众号的推出以及腾讯集团副总裁马晓轶的一封公开信,标志了“腾讯游戏成长守护平台”的正式公布。

“腾讯游戏成长守护平台”是腾讯在文化部的指导下,根据“网络游戏未成年人家长监护工程”于2016年下半年开始筹备的,协助家长对未成年人子女游戏进行健康监护的平台,它也是国内首个以企业层面推出的未成年游戏保护措施平台。

平台一经推出,就引起了业界的大量关注和热议,大家除了讨论腾讯推出成长守护平台的意义之外,更多的还是讨论成长守护平台对未成年人到底能起到多大的保护限制作用。国内对于未成年人的限制措施早在10年前就开始了,从“防沉迷”到“实名制”发展多年,却难以杜绝未成年人沉迷游戏的状况。因此腾讯当时推出“未成年人守护平台”也受到了多方质疑:它如何去有效限制未成年人沉迷游戏?能有多大效果?

到了2018年7月,时隔一年半,“成长守护平台”经历了多方完善,用数据证明了它对未成年人沉迷游戏状况是有所改变的,而腾讯也借由这个平台,塑造了更好的企业形象。不论多少人议论腾讯推出该平台的初衷——是腾讯的自保自救还是单纯为了保护未成年人树立企业形象。但从社会责任角度来说,“成长守护平台”对游戏和游戏公司产生的社会影响都是良性的。

成长守护平台第一阶段——不被看好的开端

成长守护平台在上线初始,主要是通过对QQ号进行绑定,不久后在多方讨论下,又加上了微信绑定。其一开始推出的主要服务功能包括:实名认证并绑定未成年人游戏账号、子女登录游戏及消费实时提醒、消费额度设置、游戏登录时段设置、以及一键禁止游戏等需要家长与子女共同配合的监护功能。

平台初期有131款游戏实现接入了登陆及消费的提醒、查询功能,有281款游戏支持QQ和微信账号的游戏消费设置,在一键禁玩、游戏时段设置等功能上第一阶段则是有13款产品接入。

而它推出时所处的背景,是在2016年年底文化部发布了《文化部关于规范网络游戏运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工作的通知》(下简称《规范网络游戏运营》);2017年年初手游火热,未成年人不理智消费、不健康游戏新闻频出;国家相关部门频频敲打游戏企业;网信办还于年初起草了《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送审稿)》的时候。腾讯作为国内游戏巨头企业,在这样的情形下,推出了成长守护平台。

平台服务一上线,起到多大的作用暂且不提,但引起的讨论热度无疑是巨大的,各种新闻讨论平台作用,加上不久后两会的来临,让未成年人网络保护问题再次成为了社会关注热点。

2017年两会上多个代表提出关于未成年人上网保护措施提案,腾讯CEO马化腾也于两会上提交了关于“加强未成年人健康上网保护体系建设”的建议案,建议案中首当其冲提到的,就是腾讯在“成长守护平台”中对未成年人上网保护所起到的实践作用。

在对于部分未成年人上网限制上,成长守护平台确实起到了作用,登陆消费提醒和一键禁玩功能让不少家长对孩子的游戏时间进行了有效的管理。但抵不住想钻漏洞的部分无良商人和迫切想玩游戏的学生需求,一段时间后,代解绑/绑定成长守护平台、用小号玩游戏的情况开始出现,成长守护平台1.0版本也首次受到了来自各方的挑战。

腾讯“成长守护平台”的推出,受到了来自家长、社会、学校的多方肯定。这也是游戏企业第一次主动表示愿意承担起未成年人保护的责任,于情于理,都是值得肯定的,但一阶段成长守护的脆弱也是显而易见的。国内经历的10多年防沉迷治理,让熊孩子和无良商人对于这些防沉迷措施有了对应经验,刚推出的成长守护平台,还不够完善,在这部分人群面前,暂时还奈何不得他们。

成长守护平台第二阶段——补漏洞

2017年5月1日,文化部印发的《规范网络游戏运营》开始正式实施,《王者荣耀》早早在4月就开启了实名认证,可见腾讯在未成年游戏管理上的决心之大。但真正让成长守护平台走入第二阶段的,却不得不提到不久后的另一事件。

2017年6月底,随着《王者荣耀》的社会影响力愈高,传统媒体也对其关注了起来。先是在6月29日遭到南方都市报、南京日报、新京报等报刊,以及东方卫视、海南新闻频道、江苏公共频道、上海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等电视台的多重评论。对此《王者荣耀》于2017年7月3日,配合成长守护平台开通了一套健康系统来对未成年人游戏进行管理。

再是在7月初的11天里央媒8评《王者荣耀》,文章中主要提到的,仍是手游对未成年人的影响,一时之间《王者荣耀》或者应该说是《王者荣耀》背后的腾讯,再次站在了社会舆论的风口浪尖。

在此情形下,腾讯必须再次采取行动,摆正其在未成年人网络健康管理上的立场,于是《王者荣耀》健康系统上线了“12周岁及以下用户21点后限玩”功能,并再次呼吁家长尽快使用“成长守护平台”对账号和设备进行管理,防止孩子不健康游戏。

据称在7月4日“健康系统”开通后,截止到7月10日晚间,成长守护平台新增绑定账号超过100万,总数达到173万,这次事件让“成长守护平台”正式走入了更多家长视线中。

7月24日,“成长守护平台”联合中国联通推出“查询小号”、“消费限额”、“一键禁充”等功能,进一步完善了成长守护平台的管理机制,熊孩子和能钻漏洞的机会又少了。

到了9月4日,“成长守护平台”正式上线“查小号”功能,彻底对游戏平台上使用小号规避防沉迷检查的行为进行了管制。“成长守护平台”至此也开始真正有效的发光发热起来。

整个“成长守护平台”的第二阶段,其实更像是一部《王者荣耀》自救史,在自救的途中,却也逐渐完善了“成长守护平台”的管理机制,让“成长守护平台”走向成熟。

成长守护平台三阶段——再发展

在健康系统和多方的宣传下,“成长守护平台”绑定账号逐渐增多,就这样它迎来了上线一周年的到来。

2018年2月,“成长守护平台”公布了其上线一周年的数据:400万绑定账号,其中80%的孩子游戏账号受超级家长模式保护。在成长守护平台的孩子相比守护前,月平均游戏时长下降25%,充值额度最高下降37%。2017年全年,“成长守护平台”共发布了47个大版本更新,无数次小版本更新,阻止了超4万次恶意账号操作。

这份成绩单堵住了外界对“成长守护平台”实用性的议论纷纷,腾讯这次用“成长守护平台”交出的“未成年人保护”答卷并不是空头承诺,它确实产生了作用,腾讯的企业形象和在家长心中的口碑,经由这一年,也算是竖了起来,朝向了正面发展。

在成绩单中,腾讯还透露,“成长守护平台”还将继续进行探索升级,完善相关功能,这次一探索,就探索到了6月底。

2018年6月底,腾讯再次在“成长守护平台”上做出了大改动,这次是针对的新闻常见的“熊孩子乱花父母钱玩游戏”的情况。

腾讯于6月20日发布了一条关于未成年人消费提醒服务即将推出的消息:当一个QQ登陆的帐号,在腾讯旗下游戏的单日累积消费达500元或以上,对于其中疑似未成年人消费的,客服团队将尝试主动联系相关支付账户的所有人进行提醒和确认。

这个消费标准在此后的一个月时间里,由单日累积500元及以上变为了30天累积消费达300元及以上,并且在上线一个月后取得了显著成效:未成年人的平均游戏游戏时长相比此前服务没上线前下降了25%,充值额度最高下降了37%。

消费提醒的出现,让未成年人游戏又一隐患有了解决方向,虽然腾讯方面表示,在如何准确识别用户是否未成年人的标准上,还需再进行探索,但该举在国内未成年人游戏管理措施上,仍旧是具有重大意义的。

时隔一年半,再次回顾腾讯推出“成长守护平台”的初衷——帮助家长更好地和孩子交流沟通,创造更好的未成年人游戏环境。这个在当初被众多人怀疑的初衷,至少在这一年里确实是稳稳当当地在实现的。

有人说,“成长守护平台”的出现都是因为腾讯树大招风,是受了上面政策影响不得不做出的妥协。但事实是在游戏近年来再一次站在舆论风口浪尖时,第一个扛起了游戏公司社会责任,用利益受损做出妥协的就是腾讯。不管他目的如何,是自救还是真的无私为社会,对于这个站出来抗责任的平台,它只要往好的方向发展,那就是值得敬畏的。

在刚刚结束的2018 ChinaJoy上,腾讯还是首次公布了应用宝“亲子守护Beta版”,其功能与iOS 12更新的内容有一些相似之处。通过智能感应手机使用姿势、管理手机APP访问、限定手机使用时长等功能,从不同维度引导对孩子健康合理地使用手机。也就是说,腾讯对于未成年用户以及家长的引导辅助,现在已不再限于游戏领域,而是面向更广阔的移动互联网和特殊用户人群。

这也应证了一句老话:科技发展的最终方向是惠及民众。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