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年来,金庸带给游戏领域的财富

金庸老先生逝世的消息刚出来的时候,绝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是:“又是假新闻吧?”而当越来越多媒体转发并确认这条消息时,大多数人放下手中的事情陷入沉寂,良久之后才意识到些许不同于往日的凝滞。

老先生带给我们的,是一个令无数人心向往之的成人童话世界。更伟大的一点是,金庸作品的影响力不仅仅在于文字上,更随着时代的发展,通过新的媒介传递给一代又一代人。众所周知,以前年轻人最爱看的是金古梁温黄,后来是唐家三少、天蚕土豆等网文大神,从受众群体的比例来看,金庸读者是越来越少的。

不过在影视和游戏的影响下,金庸武侠中的人物情节依然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就像《指环王》之于西方奇幻文化,金庸武侠的设定一直被各种新作品传承。特别是在游戏领域,金庸IP对国内行业的影响与推动,几乎可以说每个时代都能看到它的侠踪魅影。

单机时代:金庸一出,谁与争锋

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受欧美PC游戏和日本主机游戏的影响,加上台湾以半导体为代表的电子产业崛起,国产游戏也随着台湾软件的厂商发展正式登上历史舞台。

精讯的《侠客英雄传》、大宇的《轩辕剑》、智冠的《神州八剑》这三款作品正是最早的武侠游戏——然而真正掀起武侠游戏热潮的,还是1993年智冠推出的《笑傲江湖》。

虽然单机时代的《笑傲江湖》在现在并没有被太多人提及,但它算得上是第一款展现出了“大作范儿”的国产游戏。在那个时候,22MB的超大容量、电影叙事风格的过场动画、即时的战斗模式,让《笑傲江湖》在台北资讯展亮相时受到了众多玩家围观和期待。得益于《笑傲江湖》斩获的不俗销量,尝到甜头的智冠自此一发不可收拾,开启了金庸武侠在单机时代的改编热潮。

接下来的两三年内,智冠以平均一年一部的速度陆续推出金庸武侠游戏,但这些作品都总有很大的瑕疵:要么剧情戛然而止,要么系统不行,始终得不到好评。还好在这个过程中,一位20多岁的年轻人得到了飞速成长,并开始酝酿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就是《金庸群侠传》的制作人徐昌隆。

一款VR游戏带来的穿越之旅从这里开始——这个22年前的概念在现在都还蛮吸引人的

《仙剑奇侠传》和《金庸群侠传》并称为90年代国产游戏的两大巅峰之作,前者是迄今为止最接近同时期国际水准的神作,后者则是将首次完美呈现“开放世界”出来的武侠游戏。可以说,《金庸群侠传》除了游戏本身的出色设计以外,还将金庸小说的文化神髓深深地烙印在游戏中,让无数玩家意识到“这就是我想要的江湖”。

多年以后,文娱界终于有了一个词可以形容当时《金庸群侠传》的特殊魅力——那就是“IP宇宙”。

郭靖、乔峰、张三丰……单挑十大武林高手的大结局,最是让玩家酣畅淋漓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智冠当年推出的多部金庸改编作品并不受好评,但这家厂商一直很注重“IP联动”。1990年电影版《笑傲江湖》大获成功成为一代经典,智冠在1993年推出的单机游戏版《笑傲江湖》更是直接借用了电影中的剧情、人设和武功。最直观的莫过于游戏中“独孤九剑”跟电影版一样,都是“浪剑式”、“撩剑式”、“离剑式”这样的改编招式,跟小说原著的完全不同。后来的《倚天屠龙记》则是与电视台协商与马景涛版同名电视剧同步推出,《鹿鼎记:皇城争霸》更是剧情完全根据周星驰电影《鹿鼎记1》改编。

许冠杰版《笑傲江湖》中的令狐冲形象

直到《金庸群侠传》的封面,依然借用了许冠杰的经典形象

所以《金庸群侠传》的问世,可以看作是“金庸IP宇宙第一阶段”的收官之作,对于那个时代的玩家来说,收获的愉悦不亚于漫威粉丝第一次看《复仇者联盟》。也正是《金庸群侠传》的大获成功,启发了当年的一大批年轻人,为当前国产游戏行业几个重要的商业模式定下基调:

1. 改编自同一IP的游戏和影视,原来还可以这么玩,多年后“影游联动”模式逐渐成熟。

2. “全明星大乱斗真好玩!”

3. 改编自金庸小说的武侠游戏,远比原创或其它IP更受欢迎。

网游时代:创始者与救市者

在台湾兴起国产单机游戏浪潮的时候,网络游戏也迎来自己的萌芽。

1995年,一款依据国外“地下城类”改编的文字网游《东方故事2》推出,顿时受到两岸三地第一批“上网冲浪”的玩家欢迎。这类通过输入指令游玩,只有文字、没有图像音乐这类“多媒体”的游戏,被称为MUD游戏或者泥巴游戏。

网络游戏一经问世,就靠多人在线和高度自由的特点吸引了不少玩家,而《东方故事2》则分别引出了一个传奇人物和一款传奇网游——那就是方舟子和《侠客行》。

年轻时在海外求学的方舟子

据传当时在海外留学的方舟子就是《东方故事2》的玩家,同时他还是金庸小说的拥趸。不满《东方故事2》里面有太多玄幻元素的方舟子,打算做一款更纯正的武侠MUD。

直到1998年个人电脑和拨号上网开始在中国大陆普及,MUD游戏才逐步为大陆玩家所接触,《侠客行》采用了金庸小说中的人物、场景、武功、情节,自然成为众多MUD游戏中最广为人知的一款。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侠客行》采用了大量金庸武侠要素,但是没有获得授权。由于《侠客行》源代码被盗以及核心团队内部纠纷,围绕这款游戏是否商业化的问题,方舟子和其他成员无法达成一致,最后大家彻底散伙。方舟子为此也发表声明,宣布只要在不商业化的前提下,任何人都可以任意使用、改写《侠客行》,但是任何人都无权垄断《侠客行》的使用、开发或商业化。

直到2010年以后,《侠客行》依然有人在玩,并不断更新

作为第一款武侠MUD网游,《侠客行》被称为创始者并不为过,而且让广大玩家惊讶的是,它还是打假斗士方舟子做的——历史总是让我们充满意外。而到了2001年,网络游戏正式迎来属于自己的时代。2001年上线的《金庸群侠传online》,其中有很多的设定都是来源于MUD,也可以说是一种奇妙的传承。另外还有一个更让人意想不到的影响,那就是金庸武侠小说在韩国同样很受欢迎,更为韩国MMORPG网游埋在了种子。

1986年,金庸小说以盗版的形式被引入韩国,其中最受欢迎的“射雕三部曲”《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被粗暴打包地译为《英雄门》。虽然是盗版,但译者的文笔比后来的正版还好,加上韩国武侠迷的先入为主,“英雄门”自然也成为了隔壁一代人的情怀和记忆。

英雄门,记住这个名字,后面还会提到它

后来,智冠的金庸游戏系列也大举进军韩国,更是奠定了武侠文化对韩国游戏的影响。直到2015年《侠客风云传》登陆Steam平台,还有韩国玩家跪求出韩文补丁。需要吐槽的是,还是因为粗暴翻译的问题,剧情承接《金庸群侠传》的《侠客风云传》,在韩国玩家心目中叫作《倚天屠龙记2》。

原因很简单,当年《金庸群侠传》韩文版就叫“倚天屠龙记”……这个史诗级乌龙可能是因为智冠的《金庸群侠传》和《倚天屠龙记》用的同一套美术资源,翻译人员看岔了眼也说不定。

《倚天屠龙记》和《金庸群侠传》的场景截图对比

接着说回网游,韩国第一款自主研发的武侠网游《英雄门》正式推出——这名字就是接前面粗暴翻译射雕三部曲的锅。这款鼻祖级的韩国武侠网游不仅至今还在韩国运营,更影响并开创了一个细分品类,后来的《千年》、《热血江湖》、《剑灵》等中国玩家熟知的韩国网游都属于“韩国武侠”这个类型。当然,其中还有一个在中国无人不知的韩国武侠网游《legend of mir 2》——中文名《传奇》。

韩国武侠网游鼻祖《英雄门》——图片转自游研社

《传奇》铸就了盛大和中国网络游戏行业的传奇,而盛大后来又代理了韩国武侠网游鼻祖《英雄门》系列的新作《新英雄门》,但由于游戏本身的不完善,导致一直没有公测,只能成为当时玩家的一个遗憾。

而后几年国产武侠网游兴起,成为中国游戏行业一道独特的风景,但很快《魔兽世界》、《完美世界》、《征途》等不同风格的MMORPG挤占市场头部,国产武侠逐渐掉下第一梯队。就在玩家对武侠题材感到审美疲劳的时候,《天龙八部》于2007年横空出世,不仅将搜狐旗下子公司畅游推上“端游七雄”的宝座,更是将网游中的社交、数值、PK等要素融会贯通到江湖氛围中。

《天龙八部》的江湖社交氛围,在国产武侠网游中属于顶级

《天龙八部》运营了11年,至今依然是畅游最重要的创收项目,在当时还被称为“武侠网游的救市者”。这款产品可以说是最近十年来游戏与IP互相成就最经典的案例:金庸小说改编游戏的授权金由此上涨一大截,跻身为顶级商业价值的文娱IP,而后来玩法系统与《天龙八部》类似的网游,比如《成吉思汗》等则再也无法达到前者的高度。

手游时代:维权引起股市震荡,顺便开启IP元年

IP元年到底是哪一年开始的?这个问题各行业都有不同的回答,但开启IP元年的是金庸小说,却是资本界公认的。

2013年8月,在A股炒得最热就是手游板块突然遭遇暴击,其中北纬通信跌停,博瑞传播、天音控股、鸿博股份和中青宝跌幅均在8%以上。导致这场股市小范围震荡的引子,正是金庸维权案。

在当时,大量武侠题材手游或多或少都采用了金庸武侠小说的元素,则是《大掌门》这些手游中最出名的一款。自2012年底上线以来,《大掌门》仅在安卓平台的月流水多次超过1000万元(在当时是个天文数字),上市公司北纬通信旗下蜂巢游戏正式《大掌门》的运营商,其开发商玩蟹科技也是上市公司掌趣科技正在洽谈收购的对象。

受益于金庸小说中耳熟能详的人物、武功、剧情等元素,众多侵权手游都获得了很高的收益,凡是投资手游、有意向收购手游厂商、本身就有手游业务的上市公司,都成为了资本市场的香饽饽。而金庸小说的版权方畅游和完美一旦全面维权,最直接的影响就是那些侵权手游会有下架和支付赔偿金的风险。

虽然在众多维权案中,许多都是以“和解”告终,但由此成为了手游版权保护的开端。当金庸小说不能侵权、三国西游又过于重复后,手游行业开始越来越重视正版IP的授权与维权,从文学到影视再到动漫,知名IP授权费用越来越高。这一转变,不仅让知识产权获得了相应的商业价值,也让手游行业从粗放无序的侵权换皮,逐渐向重度精品和细分品类等有序方向迈进。

到了2018年,手游行业虽然还存在一部分蹭知名IP的擦边球现象,但IP侵权已经非常少见了。可以说,金庸武侠小说不仅为中国通俗文学带来一作丰碑,更是当今的文娱产业尊重知识产权的先锋。

结语:回顾20多年来金庸小说在游戏行业的种种,不难发现这些或直接或间接的影响,都是老先生留给我们的重要财富。所以还是用那句话悼念老先生最为合适——天不生金庸,武侠万古如长夜。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