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魔兽世界》怀旧服登上今日热榜,大家究竟在关注它什么?

对于很多运气不好的《魔兽世界》怀旧服玩家来说,8月27日的首日体验肯定是五味杂陈的。从早上6点开始,每个PVP服务器排队人数数千到一万等,8点过后几个人气大服的排队人数超过了两万。而当好不容易排上来不久,11点半服务器又重启了,接着又出现了不小范围的随机掉线。

有玩家不禁打趣道:“连排队和掉线都是当年的感觉,果然原汁原味!”

在微信群、QQ群、论坛以及微博上,玩家一边骂服务器不给力一边老老实实排队的场景比比皆是。而且这种现象不仅是在国服,就连美服出现了大规模的排队,显然这是一场属于魔兽玩家以及所有关注魔兽的人的狂欢。所以在这里用上周星驰的那句经典台词“我感觉到,全都回来了”,一点不为过。

我们为什么喜欢怀旧服?

随着紧急加开的服务器一批又一批地上线,《魔兽世界》怀旧服的人气真正意义上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毕竟从2017年公布怀旧服的消息以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快两年,期间有无数人看衰暴雪这种“吃回头草”的行为。

当时不好看怀旧服的理由有很多,比如“游戏机制太不友好”、“核心玩家们都年纪大了”、“受当前的整个游戏环境影响,玩家已经找不回初心”等等。直到现在依然有不少人坚信,《魔兽世界》怀旧服的人气会在三五个月过后跌入谷底——因为这个游戏太复杂又太依赖社交了。

怀旧服刚开,就有大量工作室的脚本账号出现,这也是很多人不好看它的一点

纵使怀旧服在一开始公布时没有太多人在乎,纵使现在工作室和跟风党对游戏环境产生极大威胁,种种不利因素并没有阻挡大量玩家回归的热情。因为经历了端游MOBA称王和手游崛起的时代后,无数玩家和厂商才回过头来发现:社交才是网络游戏的第一生产力,认同与共鸣才是玩家粘度的第一推动力。

所以站在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来看,如今PC端和移动端的网络游戏,不管在玩法内容和画面精度上投入再多成本,它们比不上3A级单机大作,网游本就该给玩家一个充满无限可能性的社交世界,其余像装备、排名、成就等只不过是附加的赠品。

怪少人多时,部分玩家自发排起队做任务,这也让大家对怀旧服充满了希望

《魔兽世界》在十多年前吸引玩家的,总结起来莫过于两句话:“一个世界在等待”和“做你从未做过的事”。一个搭建在史诗奇幻故事之上的庞大舞台,玩家从曾经单纯的观众,正式成为了故事中的角色。这种史无前例的庞大RPG内容,需要集结一群人进行探索并为之付出的代入感,既有游戏玩法和故事剧情给玩家的,也有玩家之间互相传递的——诸如“鱼别丢”、“国王守护者”、“三季稻传说”等等,给予了玩家超出游戏本身的共情。

其它游戏做怀旧服也会这么火爆吗?

每个网络游戏不管人气高低都曾为玩家提供过这种奇异瑰丽的冒险生活,韩式武侠的《热血传奇》、日式奇幻的《魔力宝贝》、韩式奇幻的《地下城与勇士》、中国传统武侠的《剑侠情缘》等。只不过在这些游戏中,《魔兽世界》的影响力更广、持续时间更长、故事更深入人心罢了。

换而言之,大量的早期网络游戏同样能激起老玩家的怀旧情愫,但需要看游戏内容和玩家人数这两大基础,能不能支撑得起长期的运转。实际上在更早之前,《魔力宝贝》怀旧服很多年前就上线了,不少玩家长年驻扎在其中。但由于版本内容的不完善,更新又难以获得广泛支持,《魔力宝贝》怀旧服的运营状况并不算太良好。此外还有像传奇玩家念叨无数遍的1.76版、老百区,同样败于“由奢入俭难”这一真理。

至今仍有大量正规和不正规的传奇版本,拿着1.76为噱头吸引老玩家

实际上目前大部分厂商,都通过细致入微的大数据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做怀旧服的收入不会高于现在版本的营收,核心玩家固然满意原汁原味,但更多普通玩家的活跃度会大幅下降。这也是暴雪官方在收了无数封请愿信、拖了N年之后,才终于松口答应开怀旧服的原因。而且跟其它游戏不同的是,《魔兽世界》一直都是时间付费,只要在线人数够多就能保证有收益。但其它经典网游,点卡制早已转为道具制,本身是道具收费的也比当年更氪。试想《地下城与勇士》手游版,为什么用60级版本的皮套着90级版本的机制,甚至推出全新的经济系统?不就是因为10年前那个模式下赚的钱远不及现在多吗?

因此玩家希望每个经典网游都推出怀旧服,恐怕是极难实现的。《魔兽世界》作为MMORPG的巅峰之作,尚且让大量圈内外人士不好看此次的怀旧服,其它经典网游恐怕更受质疑。如果《魔兽世界》怀旧服能够持续一年以上的火爆,那么或许会让更多的经典网游跃跃欲试,但要是在一年甚至更短时间内流失大量玩家,在座的其余诸位自然很快就忘掉这个想法。

当然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的市场已经找到了一个非常不错的情怀释放口,那就是端游IP改编手游。

《魔兽世界》怀旧服的意义是什么?

不管《魔兽世界》怀旧服在接下来是凉了还是持续火爆,至少都证明了现在游戏市场存在一点问题。那就是依然有不少用户对硬核向MMORPG抱有期待,特别是在MOBA与吃鸡制霸端游、碎片化席卷手游的当下,像《魔兽世界》怀旧服这样的强社交到强迫的硬核网游,反而在市场中成为了一片空地。

特别是怀旧服的持续火爆时间越久,那就越说明暴雪这些年来为了照顾大量普通玩家做的快餐化是条歪路。每个版本更新的飞行坐骑、随机副本、要塞系统等等,那就不是“快餐一时爽,一直快餐一直爽”,而是否定大量暴雪员工心血的一记大巴掌。

托怀旧服排队的福,斗鱼直播的魔兽专区一大早就突破了1200万人气

另一方面,“玩家的心态现在变了”这个结论是业内外绝大部分人公认的废话,但玩家的心态变到哪个方向去了,或许还值得商榷。比如在3A单机大作这一领域,我们看到《GTA5》长年不变的销量制霸,其中联机版玩法的社交粘度是不是重要因素?再比如国内PC网络游戏的收入总额呈稳定小幅下滑趋势,是不是因为玩家对目前的主流玩法和运营模式厌倦了?

在电影《头号玩家》的结局时,作者借游戏设计师之口,说出了自己的观点:“寻找电子游戏彩蛋的这场冒险,才是游戏最本质的意义”。

对于《魔兽世界》怀旧服的大部分老玩家而言,重新开始漫长艰苦的练级,以及人员规模庞大的团队副本,这场冒险的意义又是什么?如果仅仅是为了装备,那或许真的会走向割情怀韭菜的循环。

但如果是为了和更多志同道合的玩家一起去完成这个过程,并以此为最大的动力和乐趣,那我相信它会在广大玩家心中以及整个游戏史上,写下更多新的传奇——哪怕玩怀旧服的人只有现在的十分之一。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