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闪耀暖暖》富婆联盟一个月的所见所闻

距离8月6日《闪耀暖暖》国服简中版开服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这款自游戏宣发之始就广受关注的3D换装游戏,在游戏本身的3D精细材质服装让大量玩家入坑,长久的期待加上游戏活动的开启让它在8月期间成绩卓然,成功冲入国内App Store畅销榜前10。

源自B站up主“国产二次元手游观察”

一个月的运营过去,《闪耀暖暖》目前真正的人均消费数据或者游戏MAU并没有详细数据,但从游戏贴吧和微博玩家的发帖和评论来看,《闪耀暖暖》不少玩家对游戏的“微氪”档次进行了划分,且微氪线比大部分手游要高上那么一点。

如果说大部分手游玩家结构属于金字塔结构,那么《闪耀暖暖》的结构则有点像沙漏结构在顶上带了顶帽子。普通玩家是个三角形,上层玩家是个菱形,两者结合才是《闪耀暖暖》完整的玩家结构,并且这个上层结构,正在不断往下层三角区域淘汰玩家。

1. 联盟之争

《闪耀暖暖》虽说是个换装游戏,游戏里却有着公会一样的存在——即联盟,同时游戏也有着PVP的系统——竞技场。

这两个系统加上各类的活动排名,让这个游戏带了不少竞技游戏的影子。而搭配之力就是游戏竞技中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有些类似于其他游戏的战力指数,可以直观地代表玩家实力。

战力指数越高个人实力越强,也越受联盟欢迎,因为联盟的排名主要就是由联盟机密任务分数决定,而联盟机密任务分数,则同样受到玩家个人的搭配之力分数影响。

有了联盟排名的存在,玩家与玩家间产生了竞争关系,同时联盟排名也成为了一些玩家争夺的焦点。在《闪耀暖暖》开服之初,IOS一区联盟排名竞争十分激烈,以往只会发生在社交属性强烈端手游中的故事在这款换装游戏里也演了个遍。

用联盟玩家任务分数累积来决定联盟排名

从联盟骗新人进盟刷分捐献升排名,转头踢人收大佬的操作,到没有绝对实力压制前高位联盟之间的针锋相对互相不服气,和其他RPG游戏之间的公会战争相差无几。

并且起初各个服务器的联盟会长建立了精英会长群,方便会长交流和向官方反馈。但这个建立起来的“闪暖国服会长群”Q群,并不如她们期望的那般发展,群里硝烟弥漫,虽不会明着吵起来,但各种暗讽的唇舌之争多之又多。

一旦有哪位会长说了一句稍微有歧义或者太争议的话,立马就会被拿到各个联盟的私人公会小群里细细品味一番。

但与此同时让这些玩家争得热火朝天的高位联盟排名,其实在游戏内并没有什么优势和福利,高位联盟和普通联盟奖励差距并不大,同时在高位联盟管理要求玩家每周需要花费的游戏货币是远远大于福利收入的,总的来说联盟排名最大的作用就如前文所说是玩家间争的一口气,一个数字。

许多高位联盟都会要求玩家在免费次数用完后自行购买多余次数

在我所混进的富婆联盟群中,群里人员一开始明面上用来冲高位排名的借口是为了那多的几十钻奖励,然而第一周每个人却前赴后继地至少投入了近1000钻来弥补战力差距,最终争的仍旧只是那个虚名。但这时候的富婆群虽然花费大,但是门槛其实是不高的,只要你是一开始就进联盟的人,尽了最大努力,哪怕分数较低,联盟也愿意包容。

但随着游戏进程的推进,活动的展开,玩家差距的拉大,联盟之间就发生了转变。

2. 规则之变

“蜚(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出自《史记·越王勾践世家》,本是范蠡在越王勾践灭吴后对文种大夫之言,在如今用来形容事情成功后,一个人失去了利用价值,就将其舍弃或者杀掉的行为。

当然这个富婆联盟群里并没有直白地“鸟尽弓藏”,做出直接踢掉老玩家的举动,为了维护自己的名声同时又剔除掉联盟内的普通玩家,她们采取了两次改革。这里需要声明的一点是,联盟的两次改革都处于当时排名稳定的情况下,也就是说不存在联盟排名有危险而需要调整人员的前提。

第一次改革,该联盟对每日的联盟任务次数进行了规定,并且进行了分数线设置,每日会进行分数登记统计公示,达不到每日分数线就需要自行多购买次数补足,满次数了还不能补足就会被联盟管理私聊劝退。

如今大部分前150的联盟会对任务日分有所规定,不过分数并不高,大多数玩家使用免费次数即可达到

第一波改革中联盟大概调整了二十余位人员,一部分是因为觉得联盟要求每日花费钻石的负担太大,一部分是确实买满次数也离规定分数有一定距离。这一波的改革劝退了联盟中最底层的玩家与不愿额外付出的玩家,也让联盟空出位置,陆陆续续收到了更多的竞技场排名大佬。

仅仅如此联盟的操作其实是当前《闪耀暖暖》高位联盟的正常要求,但这样的结果联盟并不满足,为了让整个联盟变得更精英化,更集中最顶尖的上层玩家,管理们又想出了另一个改革——淘汰制。

联盟里对淘汰制的投票,仅两个选项,一个是一周一淘汰,一个是两周结算按需淘汰

有趣的是采取了淘汰制的这个联盟群就在几天之前,还在嘲讽着另一个为了逢迎大佬而踢了老人的联盟。这个富婆联盟一边行着让联盟完全数值化拼战力的举措,一边又坚决认为自己联盟是与众不同的,是人情味浓厚的联盟,只因她们都是进行劝退,而不是直接踢人。

阿Q就是被劝退的其中一位,她在《闪耀暖暖》这个游戏一个月花费了许多精力,为了留在这个联盟也付出了不少努力。一开始她在联盟的战力是属于中等水平的,后来随着联盟大佬的增多,逐渐落入了联盟下游。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虽处于下游,但联盟规定的每日分数线阿Q还是能够超越不少的,即使联盟规定每日任务所需要花费的钻石成本让阿Q有些压力,但她还是舍不得这个已经呆了一段时间的联盟小家,直到淘汰制的到来。

已经处于联盟下游的阿Q完全经不住淘汰制的来临,在联盟迅速招新的情况下,即使阿Q每日做足了分数贡献,也很快便被劝退了。

充了1000多的阿Q虽然运气不错,但竞技场排名确实并不理想

问到阿Q对这种规则的看法时,阿Q是有些不开心却也有些解脱的。阿Q说她一开始来这个联盟其实就是想安心玩游戏,这个联盟一开始的标注并不是冲榜盟,变化后会长也安慰她说只要尽量跟上进度达到要求就可以继续待下去。结果联盟变化越来越大,最后还弄了这样一个淘汰制。

在阿Q被劝退后,她找了一个排名前100的联盟呆着,那个联盟不要求阿Q每日去购买多余的任务次数,也没有步步紧逼的淘汰制度,让阿Q节约下了不少钻石,人也放松了许多。

而处于这样规则下的富婆联盟玩家结构则变得更畸形了起来,下层的玩家小心翼翼,为了能稳定留在联盟里只能更努力的提升战力,拼数值到最后变成了拼财力,要么下层玩家自己变成富婆,要么被淘汰进入普通玩家阶层,最后整个联盟群内留下的就都是“富婆”了。

值得一提的是,该联盟的会长职位经历过两次更替,第一次更替是在第一次改革提出后,第一任会长突然就以有其他事要忙为由退了联盟;第二次则是在第二波改革实行后,提出改革的第二任会长也突然间退了联盟。

第二任会长于9月2日发起投票,9月4日投票结果确定就退出了群聊

此外这两任会长的实力和任务分数在当时的联盟里其实都算是靠后的,可以说在联盟规则改革后如果不进行快速的实力提升,她们自己本身就将是被劝退的那一批玩家。

提出规则的人,本身却因难以遵守或者负担规则压力而出逃,那么这个规则究竟是为谁而设立的呢?

3. 人群之隙

经历了两波改革后的富婆联盟群,除去本身就属于联盟头部的战力大佬,剩下的人员绝大部分都是再招人员,最开始的联盟人员退的所剩无几。

但这时的联盟群里相比未改革前还要更加热闹许多,也许是同等级的人员越来越多。人员的改动并未对群内的氛围产生影响,前一天还在群里活跃与人聊天的人,后一天也许就会劝退出联盟,但并没人在意,往往是一位分数末尾的人被劝退,下一秒就会有招来的排名大佬进联盟。开服一个月的时间,联盟群里的活跃人员换了一批又一批,到最后只剩下大佬之间的交流。

新进的人员与留下的氪金大佬时不时交流起“抽卡穿阁”经验(即抽齐服装卡牌,抽穿卡池的意思),谈论起游戏大部分玩家都达不到的闪卡复苏和如何喂养闪卡战力收入最大化经验,这群站在游戏金字塔顶端的玩家对于一个月往游戏里氪金几万表示见怪不怪。

群里玩家提起游戏氪金

这些人里面有不工作的富二代,有在国外读书的留学党,有两个孩子的妈,甚至还有着普通的大学生——毕业刚找到工作到处都缺钱的大学生,却依旧往游戏里投了大把的钱进去。

她们自行形成了一个圈子,一个需要越过隐形实力门槛才能进入的圈子,跟不上圈子里其他人的脚步,就会被迅速淘汰。就像是一个迷你的阶层圈,不过在这个阶层圈里,战力指数或者说搭配之力,就是最大的影响要素。它决定你能不能进入这个圈层,也决定着你在圈层里的话语权。这个门槛并不是游戏所规定的,而是在差距越来越大的玩家距离形成后玩家间或自发或主动产生的规则门槛。

这个玩家当初制作的趣味表情包,是如今上层玩家对普通玩家的最扎心的嘲讽

同样有着有趣阶层的还有端游《剑网3》里的一个团体“名媛团”,特指以各种稀有限量高价外观为荣,看不起普通外观玩家的群体。在这个团体里,高价外观是她们的入团门槛,穿低于售卖原价的翻车外观是她们认为的掉价行为。而这些高价外观并带不来任何属性增益,并且绝大部分的销量都是以极低的原价售出,最后却成为了尊贵的象征。与此相比被《闪耀暖暖》众多上层玩家追求的战力指数至少在游戏里有着实际的存在意义。

如今随着《闪耀暖暖》的游戏活动不断推进,其上层结构的玩家距离还在持续拉大,进入最上层的门槛越来越高,这其中除去上层玩家主动地淘汰,还不断有上层玩家自行放弃对战力的追求落入普通玩家行列中。

可以说《闪耀暖暖》下层的普通玩家越来越触摸不到上层的世界,人群与人群的孔隙正在变得越来越大,本来是一个完整体的结构也正在分离,逐渐向两座互不干扰的孤岛转化,显得既现实又虚幻。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