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十年了

转瞬即逝的十年

创始人

2006年,从高薪金融行业辞职的马克·梅里尔和布兰登·贝克窝在洛杉矶西好莱坞的一间小公寓里,热爱多人电子游戏的他们在公寓里沉浸于游戏世界中。

两人相识于加利福尼亚大学,因为同样热爱电子游戏成为了好友,又同样在毕业工作后不满工作的枯燥选择辞职,最后一拍掌和曾经好友任性地成为“网瘾青年”,天天开黑。

当时的两人和如今的许多游戏青年一样,对游戏热爱,饱含热血,会去冲刺喜欢的游戏的竞技排名,也会在游戏论坛上去认真地讨论和进行反馈。可惜的是许多开发商并不太爱去倾听玩家的意见。

在喜爱的游戏开发商处屡屡热情碰壁的两人,最终萌生了一个想法:“自己创立一个符合心意的游戏公司”。这个想法由梅里尔提出,喜爱游戏的贝克一拍即合赞成了梅里尔的想法,两人迅速行动了起来。

就在这样的偶然下,2006年,拳头游戏公司就在一间小公寓里诞生了——由两个本是金融从事者网瘾青年成立的游戏公司。

在这间几乎没有任何家具的,最显眼的就是摆放着两台巨大游戏设备的交接L字形桌子的公寓里,梅里尔和贝克决定了他们的第一款游戏开发雏形灵感来源——《星际争霸》的“Aeon of Strike”Mod和《魔兽争霸3》的“DotA:Allstar”Mod,最后在后续思考中逐渐偏向了更火热完善的“DotA”。

《魔兽争霸3》中的“DotA”

同年,参与过DotA地图更新完善的羊刀(Guinsoo)苦恼于DotA商业化的困难,以及贡献收入的不成正比,接下了梅里尔与贝克的橄榄枝,与DotA社区创始人PenDragen和曾任魔兽系列数值平衡师的Tom以及来自DotA玩家社区的一些人成为了拳头最早的一批员工。

开发半年后,带着这些员工的拳头制作了《Onslaught》,可以称之为《英雄联盟》前身的游戏,一款十分粗糙的半成品MOBA游戏。而MOBA(Multiplayer Online Battle Arena)这个游戏品类也逐渐随着《Onslaught》的演化诞生了,之前这类游戏统称为类DotA游戏。

半年多以来的埋头开发耗光了梅里尔与贝克的积蓄,梅里尔为了省钱,甚至不得不搬进女友的公寓居住,那个公寓甚至连电视都没有。

2007年,资金越来越紧张的他们不得不带着游戏作品开始尝试寻找发行商。

北美的传统发行商和拳头的游戏理念不合,国外的发行商拳头没有信心去尝试,最后处处碰壁的拳头了解了自己产品的不足,也决定暂时放弃发行计划。转而在对游戏进行打磨后寻找起了风险投资,也正是在这个阶段,《Onslaught》改名为了《英雄联盟:命运之战》。

最合适的合作伙伴

而在《英雄联盟》历史上占据着重要地位的腾讯,当时正在扩大着自己在国内游戏行业的影响力。千禧年后刚刚起步国内游戏行业,大量厂商还缺乏成熟的游戏自研技术和经验,于是它们在网游选择上都倾向于代理国外成熟的游戏,腾讯也不例外。

2003年腾讯推出了QQ游戏平台,依靠着QQ的用户链,迅速抢占着国内游戏市场,同时腾讯在网游领域也尝试代理了一款韩国网游《凯旋》,并花费了大量心力进行宣传运营。但《凯旋》出现的各种运营、收费、外挂问题让这款游戏迅速地衰落,而原本信心满满的腾讯也赔了个血本无归,甚至在后来的好几年内都不再碰游戏代理。

《凯旋》的3D效果在当时十分引人注目

直到几年间腾讯的自研的“QQXX”系列游戏为腾讯创收,腾讯也逐渐在国内游戏业站稳了脚跟后,它才又开始尝试代理网游。

在2008年,腾讯成立了自己的投资部,并开始了“海投”计划,同时腾讯与拳头的缘分也于这里开始。

2008年的DICE峰会上,积极寻求投资人的拳头与开始“海投”的腾讯相遇,在当时国内DotA大火玩家众多的情况下,腾讯对拳头带来的《英雄联盟:命运之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拳头所坚持的免费游戏,商城微交易收费的模式理念也被和传统北美厂商理念不同的腾讯迅速接受。

在拳头带着自己游戏远赴深圳腾讯大厦与腾讯交流后,2008年7月22日,腾讯战略投资拳头游戏800万美元。有了这笔投资做后盾,拳头彻底脱离了困境,专心于游戏开发,而《英雄联盟》也逐渐变得与如今玩家印象中的它越来越像。

2008年10月17日,经历了几番大改的《英雄联盟:命运之战》对外公布,并发布了宣传片,更为完善的《英雄联盟:命运之战》加深了腾讯对它的兴趣。同年11月,腾讯与《英雄联盟:命运之战》正式签约,拿下了其国服代理权。

腾讯投资拳头的行为,在那时的国内外看来,都是一种十分不能理解的行为,当时的国外不看好拳头,同样也不看好《英雄联盟:命运之战》。从现在回看,如果当初没有腾讯的投资,或许还会有A讯、B讯投资拳头,但会不会将游戏开发全权交给拳头自己人,制作出来的还是不是《英雄联盟》,无人知晓;也有可能拳头没有拉到投资,最后《英雄联盟》不得不停止开发,但在不久的将来,迟早还会有能一统类DotA游戏的《英雄XX》、《XX联盟》出现。

说拳头与腾讯是千里马与伯乐的关系并不太恰当,大量海投的腾讯同样有失败的投资和项目,它并不是一眼能看出千里马的伯乐;同样的,刚刚起步的拳头也没有着千里马的实力,当时的拳头只是抓住了一点灵光,和一个恰恰好的时机,是后来的拼命努力,不断改进,几乎一周一个新英雄的更新,才让它蜕化成蝶。不过是一个敢拼的年轻公司碰上有钱任性正好需要产品进行市场调研大老板的巧合故事罢了。

但也恰恰好是这样的关系,致使了更为纯粹的《英雄联盟》出现以及腾讯拳头关系的愈加紧密。腾讯不过多干预拳头的游戏制作,拳头敢做敢想敢拼,这样舒适的合作关系为《英雄联盟》的顺利诞生发展与腾讯未来顺利增持收购拳头做下了铺垫。

电竞的推动

2009年10月26日《英雄联盟》公测。

2011年11月,拳头公司宣布《英雄联盟》在全球拥有了1150万月活跃玩家。

但有着1150万月活跃玩家的《英雄联盟》,同年举办的S1世界赛却只是在一个游戏展会上举办。当时的观众和选手回忆里,大家坐的都是普通的凳子,甚至据描述最开始拳头只准备了约20把的凳子。

同年3月WE“英雄联盟”分部成立,若风从《DotA》职业选手转为了《英雄联盟》选手,微笑也于这一年加入了TeamWE。草莓、厂长、IF、微笑、若风,组成了最初的WE英雄联盟战队。

2012年的第二届S赛规模大了很多,奖金也多了很多,大型官方会展中心,200万美金巨款,是“史上最多人观看的电竞赛事”。

S2中国区有WE和IG两只队伍参赛,均止步八强淘汰赛。这一届的S赛是《英雄联盟》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届大型全球比赛,但依旧状况频出。WE与CLG·EU的八强淘汰赛打了一天,中间不断的出现断线、重赛各种状况,尚缺乏规范与统一的S赛,也是在S2之后明白了官方承办比赛的重要性。

与这个时间线并行的,还有传奇选手Faker以GoJeonPa的ID带着夸张的胜率登顶韩服,进入了大众视线。

2013年梅里尔和贝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想用《英雄联盟》来推动全球电竞发展,他们在这一年正式建立了官方联赛机制,LCS就此诞生。

2013年的S3,《英雄联盟》一大传奇职业选手Faker就此出道,同样的年轻的皇族俱乐部也在他们第一次亮相S赛时表现亮眼拿下了亚军,Uzi一战封神。“我和Faker五五开”这一句流传至今的采访梗也诞生于S3的总决赛前。

S3决赛观赛人数达到了3200万人,成为了世界上规模最大最受欢迎的MOBA游戏。

2014年4月,拳头官方宣布全球月活跃玩家突破6700万。

2014年,以赞助商为主导的WCG停办,游戏厂商官方独立赛事模式崛起,作为代表的“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和“DOTA2国际邀请赛”成为其中佼佼。

相较于门槛高的DOTA2,《英雄联盟》更迅速的席卷了玩家群体。2014年时,中国玩家数量就已经超了3000万,而这样庞大的玩家数量,也逐渐影响着电竞行业的发展,不论是国外还是国内。

对国外而言,S赛的举办吸引了更多人关注电竞,关注游戏,同时更为规范的赛事组织和俱乐部机制也让电竞行业发展愈加成熟,它是本来就相对完善的国外电竞体系中十分重要的一部分。

但对于国内而言,《英雄联盟》却是带着巧力推开了下了锁但没人敢开的沉重电竞之门。

2005年李晓峰拿下的WCG世界冠军,为国内电竞之门擦了灰,开了锁,让国人知道了电竞也可以为国争光。但几年后游戏在公众中的洪水猛兽形象又让这一切戛然而止,本来开了一丝缝隙的电竞之门再次关上,无人能冲开它。

哪怕到了2014年,Newbee拿下当年“DOTA2国际邀请赛”世界冠军,赢得巨额奖金,然而国内媒体给的标题却是“鼠标抖一抖 3000万到手”,足可见国内对电竞的轻视。

而《英雄联盟》的庞大用户基量带来了冲开大门的契机。依托于腾讯这个庞大社交平台的它逐渐成为国民级游戏,电竞的世界影响力也与日俱增。当电竞影响力与玩家数量累积到一个临界值时,它首先在国内就自成了一派。LPL相关赛事成为了国内游戏行业一大盛事,带来的电竞人才培养机制和赛事体系化建设影响了整个国内电竞行业,《英雄联盟》的人气选手和主播年入千万。

有越来越多的玩家成为电竞人才,也有越来越多的选手渴望中国电竞正大光明地站上世界舞台,不再是孤军奋战。在这样愈演愈烈的潮流冲击下,电竞之门被冲开了。

2016年9月,拳头游戏ceo在采访中透露《英雄联盟》全球月活跃玩家突破1亿。

2018年,电竞出现在了雅加达亚运会,《英雄联盟》是表演赛中影响力最大的项目游戏。

2019年,《英雄联盟》S9还未打到最激烈的时候,观看人数就已经仅次于S7与S8的总决赛观看人数。

就在不久之前,拳头直播还说了许多关于《英雄联盟》的未来计划——动画、新游戏、IP宇宙、游戏更新……拳头说《英雄联盟》要“涅槃”。

这个走了10年的游戏,并没有打算老去。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