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支持了我在游戏里面参与的186万项目投资

这个春节的街上格外冷清,但家族群里却格外热闹,因为不能出门聚会,父母亲戚们都在家族群里聚了起来,一会儿实时播报下疫情进展,一会儿约起了线上麻将。我是群里小一辈里最不爱发言的,母亲会在群里抱怨我天天打游戏,亲戚也都知道我从事着跟游戏有关的工作,是一个网瘾青年。

有时我会成为家族群里的反面教材,被长辈拿来教导还在读书的表弟表妹,让他们少打游戏,调侃性质的我也未去反驳,因为说实在的,其实我与家族群里的大半亲戚并不太熟。

而在今年春节,这个情况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我投资的186万大项目

事情要从小舅妈转发的一则新闻说起。小舅妈是家族群里少数几个与我家比较熟悉的亲人,对游戏行业偏见不多,也不会对我玩游戏的事过多评价批判。前几日,小舅妈突然在群里转了一则新闻,问我妈:“这是不是小X(我小名)以前经常提到的什么3的游戏?”我妈就转头来问我,我看了一眼说是,就继续投入到了和朋友的开黑中。

一局结束后我看了眼家族群,围绕着小舅妈转发的新闻,群里讨论了几十条消息,新闻讲的是《剑网3》开通玩家爱心募捐渠道,为疫区捐赠了186万的事情。群里有说游戏总算是干了件好事的,有问我捐过钱吗捐了多少的,还有质疑这批捐款能不能落实的。

我拿起手机解释道:“捐了点小心意,这批捐款大部分都已经发往前线了,物资捐赠明细是透明的,这款游戏和它的公司也并不是第一次这样组织了。”

《剑网3》玩家捐赠物资

少有的,这句关于游戏的话语并未在家族群遭到反驳,就连一向反感我玩游戏的大舅也并未出言“教育我”。零零散散的聊天中掺杂了几个微信“大拇指”表情,我的心情也变得微妙了起来。

晚饭的时候我问母亲小舅妈怎么知道我以前玩《剑网3》,母亲随口说道:“你以前不是让我在这个游戏里投资了什么外观红发之类的吗,我当时和她提过几句。”

投资失败的红发

我这才想起前两年《剑网3》外观大火的时候,我死缠烂打哄着我妈投资了一个外观红发,结果眼光不太行,投资失败了,那个外观也一直压箱底了。

吃完饭准备去洗碗,母亲突然转头问我:“宝,那个外观能不能转到你那个游戏捐款里啊,能的话你试试帮我捐了?”

我愣了几秒,随后积极地答道:“能能能,等哈儿我就上游戏帮你捐了!”那一瞬间自己突然很高兴,像是做成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连洗碗都开心地多清洗了一遍。

《剑网3》游戏内用于捐赠的蜡烛

事实上那个外观并不能直接捐赠,最后是自己找玩家卖掉,然后再把钱转到了捐款里。时至今日,这笔《剑网3》里186万的投资,里面有着我和我母亲的一部分。

改变的契机

我还记得自己的第一笔爱心捐款,是小学时学校组织的,以班级为单位,想捐多少捐多少,在那时,班上有同学捐个50元,都是不得了的大钱了,大部分同学都是捐个5元10元,还是家里爸妈资助的。

长大后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笔依靠自己的捐款,其实是源于《剑网3》。2013年雅安地震时,《剑网3》就举行过蜡烛祈福的活动,由玩家祈愿,《剑网3》以玩家的名义为雅安进行捐款。到了2017年《剑网3》更是将蜡烛祈福活动转换为了玩家募捐,当时中国珠海在3天内连续遭遇“天鸽”、“帕卡”两个台风,城市满目疮痍,损失惨重。《剑网3》在游戏里借由“祈愿”和“祝福”的蜡烛售卖形式组织起了玩家捐赠活动,最终在3天内筹集了62万元助力珠海灾后重建。

拿上了工资的自己,那时第一次依靠自己进行了捐款,钱不多,但是有了一种亲身参与感。相比时不时消耗公众信任的各类繁杂难分辨的慈善机构,更熟悉,也愿意捐款透明的游戏公司成了我捐款的首选。

我参与过《阴阳师》的小动物救助公益活动,也参与了这次西山居为武汉组织的爱心募捐活动,看见了我捐的钱变成了流浪宠物救助小屋与口罩试剂盒等物资一点点的送到了该去的地方。在网络上为这次武汉慈善机构资金物资不明愤慨的时候,我能安慰自己我的捐款没有被浪费,自己为疫情切实地尽了一份力。

《阴阳师》宠物救助公益

除去《剑网3》的捐款活动,我还看见了许多玩家和游戏在这次疫情中的暖心举动。《我的世界》玩家在游戏中搭建火神山与雷神山医院为武汉加油;《王者荣耀》、《阴阳师》等游戏玩家将ID改为“武汉加油湖北加油”;《魔兽世界》公会玩家自发组织物资捐赠送往武汉前线;《逆水寒》发放“武汉加油!中国加油!”永久称号。每个游戏的玩家与公司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为抗击疫情尽一份绵薄之力。

在不久前手游矩阵整理游戏企业武汉捐助名单中,可以发现短短几天内,有近百家企业为这次疫区进行捐赠,有捐款的,有捐物资的。其中有游戏巨头,也有并不怎么出名的游戏工作室,巨头扛起了巨头的担子,腾讯15亿的疫苗研发基金,网易大量点对点输送救灾物资,各大游戏公司为疫区几百万上千万的捐款;而小企业和游戏工作室也将自己为数不多的盈利收入,力所能及转化为了救灾物资。

在社会舆论还对游戏行业存在怀疑,老一辈还对游戏有着反感时,游戏企业连同着他们的游戏玩家在一点点努力改变人们的看法。大舅会说游戏赚太多钱,对社会却没有贡献,但他不知道许多游戏大公司每年都有着固定的公益活动与公益资金,还有公司会拿出资金来开发功能游戏,来宣传传统文化;新闻会报道游戏中衍生的种种八卦和游戏导致的玩家生活影响,但另一面玩家也被优秀游戏传达的各种正能量引导着,在疫情面前挺身而出。

要改变老一辈和社会对游戏的认知,需要的是游戏业不断的努力和一个好的契机,对自己来说,小舅妈转发的《剑网3》组织玩家捐款事件就是一个好的契机,虽然不能扭转家族群里长辈们对游戏的印象,但至少有了一个好的转变开头不是吗?

结语:金庸老爷子有一句流传甚广的话“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作为提倡大侠精神的《剑网3》通过不断的公益和组织玩家捐赠,在逐渐成为着现实中为国为民的“大侠”。而无数家捐款的游戏公司,无数个通过游戏为抗击疫情做贡献的玩家,也在组成着游戏界的“侠之大者”。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