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大新:移动广告正从媒体思维向数字思维过渡

  2014年5月5日-6日,素有“行业风向标”美誉的GMIC 2014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隆重召开,来自全球300多名移动互联网领袖和15,000多名参会者济济一堂,共同见证移动互联网新辉煌。

  帷千动媒CEO谢大新先生作为移动互联网领军人物应邀出席,并在演讲中表示,“有效的移动营销离不开程序化网络和大数据。整个产业链过于复杂,帷千动媒的核心竞争力就是通过在上下游做一个端对端的整合,并且让每个环节可预期,可控,可调节。“

  以下是演讲实录:

  帷千动媒在2009年开始移动广告的基础技术开发,2010年进行运营,作为中国最早一批广告平台,见证了整个移动广告领域的变迁。因此,今天我想和大家一起分享这4年来的积累所得:移动广告平台的2.0时代。

  1、回顾1.0时代

  1.0时代是什么样的? 回想2009年,运营商推出了3G服务,但是,当时还很少有开发者开发App。仅仅过了一年,千千万万App仿佛雨后春笋一样诞生了。再后来,又出现了一些很聪明很优秀的大型App媒体,例如愤怒的小鸟、植物大战僵尸。但是,在整个媒体变迁过程中,我们很遗憾地发现,还有一部分营销人士的思维自我限制在一个方框中,这个框框是什么?就是媒体思维。举个例子,这个会场外面就有十块广告位很抢眼,广告公司一二三四五拿下来就可以和广告主说明情况。但是,在移动广告领域里,这个可行吗?对比传统广告,两者的规模不在同一个数量级。因此,要做移动广告,大家就需要面对这样的挑战:从媒体思维向数字思维过渡。值得可喜可贺的是,在过往一年里,随着技术的积累,媒体的变迁,每个从业者的努力,我们正在一步一步扎扎实实的把移动广告往2.0时代推进!

  2、2.0时代的特点

  第一个是规模,移动营销世界里最大的挑战是碎片化,谁能够真正通过这几十万App抓住受众的眼球?第二个是针对性,这是移动广告移动营销天生的优势。如何在实践里扎扎实实把这两点做好呢,我们认为应该是:通过程序化移动广告网络,达到统一的有规模的广告投放,另外还要扎扎实实的利用起大数据。

  2.1 程序化移动广告网络

  我们今天来给它一个定义,把可以投放广告的App广告机会聚合在一起并通过计算机系统管理和控制的联合网络。它包括了4个要素:

  第一是聚合融通。我鼓励从业者打破媒体思维,把众多的媒体打通,它们连接在一起,看成一个统一的媒体进行投放。

  第二是单点统一接入。这是一个窍门,为什么今天的从业者做不到简单的规模化投放,因为需要找十个二十个供应商达到一定的量级。但是单点接入让这个规模化可以实实在在落地。

  第三是程序化。这个词今年很火,什么是程序化,无非就是通过计算机管理减少人工,比如我们的广告平台,每一秒里我们可能需要从几万个,甚至是十万个广告投放机会中判断抓取一两个广告主需要的机会,这个过程如果不通过程序化是没有办法实现的。

  第四,也是最重要,规模。我们圈内的从业者超过了一百家,大家分别担当有DSP、DMP等等角色,即使像我这样入行多年,一次讲下来也不容易。在这么复杂的产业链里,如果你是一个广告投放商,会在哪一个点进行有效投放呢?没有办法。所以,帷千动媒提出了打造端到端的平台,并且在各个环节里提供相应的接入能力。

  一句话总结,我们希望能够把足够量级的规模,统一呈现给我们的上游合作伙伴,或者是我们的客户。与此同时,我们带来了那么多的量,需要有一个系统管理起来,这个就是我们叫做智能媒体管理系统SIMS,这是基于大数据,以及大批发量构建出来的。

谢大新:移动广告正从媒体思维向数字思维过渡

  2.2 大数据的应用

  截止2013年底,帷千SIMS已经覆盖4.2亿部移动设备,覆盖的手机型号超过9000款,每个月处理超过4800亿条数据。而每一次的广告请求会为帷千平台带来37种符合安全规定的不同信息。为了管理好海量媒体带来的海量数据,我们经过了将近2年的开发,在今天上午我们的产品发布会发布了北斗DMP。北斗DMP由操作大数据系统的管理中心、呈现不同维度物理信息的可视化中心、有7种营销标签的营销效果评估中心、自动化执行营销方案的投放中心等四大部分组成。基于每个月4800亿数据记录,这里形成了32种标签,7种营销标签。什么是营销标签?举一个例子,我们7个营销标签中有一个叫做“差旅商务人士”,如何在4.2亿人里找到他们呢? LBS是一个很重要的,辅助我们达到目标的特性,另外我们还通过了媒体特性,通过其他的东西导进我们的训练模式,最终通过我们的媒体系统选出这批人。例如我要做一周的投放,我投放在半屏的广告里,按照需求我发现一线城市里这些差旅人士有270万,我可以在一周以内找到他们。还有一系列的图表会告诉你,这一类型的人在过往它的用户行为是什么样的。如果推广咖啡,是不是应该按照他们的行为来设计?这样,就变成了一个非常有针对性,有把握性的投放。

谢大新:移动广告正从媒体思维向数字思维过渡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移动广告平台的2.0时代,应该是可预期,可控,可调节的。谢谢!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