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互娱年度发布会后,我最期待的居然是一款功能游戏

6月27日,腾讯互娱一年一度的发布会终于开始了,发布会节奏非常紧凑,在短短3个多小时里面一共发布了40余款产品,可谓是看点连连。有经典IP重生的《街霸:对决》《合金弹头 代号:J》等;也有热门IP续作的《全民奇迹2》《龙之谷2》等;还有让玩家充满满心期待的全新之作如《光与夜之恋》《手工星球》等。总而言之,在这场发布会下,40余款产品囊括了各种风格、不同品类,对玩家来说无疑是一场饕餮盛宴。不过对于我个人而言,最期待的产品反而不是那些大作,而是一款名为《普通话小镇》的功能游戏。

持续前进的功能游戏

此次发布会,腾讯游戏追梦计划首次发布了“让游戏更有温度”的年度核心主张,并发布了《普通话小镇》《画境长恨歌》和《健康保卫战》三款功能游戏新品。同时,追梦计划旗下的青少年编程教育平台“腾讯扣叮”还通过场景化视频持续强化“游戏化学习”的教育理念。

《健康保卫战》是腾讯游戏联合人民日报新媒体中心、中国免疫学会发布的一款健康科普游戏,通过塔防游戏玩法,以微观视角再现人体应对多种常见疾病时免疫细胞与病原体的对抗场景,将复杂的免疫细胞工作原理以趣味化形式呈现。

《画境长恨歌》则是一款唐诗经典水墨解谜游戏,这款作品以中国文学史上的经典叙事长诗《长恨歌》的诗句作为主要解谜关卡,用游戏的形式再现中国古典诗词的独特魅力。玩家通过“改画”、“作画”、“寻画”三种解谜手段,体会“诗是有声画,画是无声诗”的美学意境,了解《长恨歌》的文学和文化内涵。

《普通话小镇》是一款与语文出版社推出了一款以普通话学习为主题的公益游戏,《普通话小镇》以语文出版社普通话学习教材《普通话1000句》为内容核心,以“小镇养成”为玩法载体,具有跨界性、多元性和场景化三大特征。游戏依据生活、工作、学习中的场景设计关卡,并通过学习成果解锁关卡的机制,帮助用户循序渐进提高普通话水平。

对于我而言,《普通话小镇》是我最有兴趣的一款游戏。根据介绍,我国仍有部分人群因未能流利使用普通话导致在学习、就业及生活水平改善上存在一定困难。所以为了能够解决这样的问题,才出发做了这款游戏。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推广普通话主要是为了消除语言隔阂,便于人民交际,而不是消灭方言。这一点,我将在后面详细介绍。

从2018年3月腾讯涉足功能游戏后,《榫卯》、《折扇》、《电是怎么形成的》等诸多功能游戏在近两年时间纷纷面世,而在去年,一款名为《见》的功能游戏更是收获了大量好评,这是一款“模拟盲人”的游戏,希望通过黑屏、线条触摸、声音模拟出盲人的出行感受,反映现实问题,呼吁大家关注无障碍设施的建设和完善。这是一款体验极为不适的玩家,但是反而却收获了满满的善意,这也让我们看见了功能游戏的力量。

普通话普及得怎样了?

根据教育部2019年9月的消息显示,普通话在全国范围内普及率接近80%,识字人口使用规范汉字的比例超过95%,文盲率从新中国成立之初的80%以上降至4%以下,各民族各地区交流交往的语言障碍基本消除。

不过在中国,依然还是有部分人群因为不能流利使用普通话。

一般来说,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主要是靠语言,其次是靠动作,至于眼神这种深层次交流问题不是两个普通人能够做到的。因为中国地域辽阔,民族众多,所以在语言和语系上有着很大的不同,50个民族中就包括了80种以上的语言,按照语系来分的话,就包括了北方方言、吴方言、湘方言、赣方言、客家方言、闽南方言、闽东方言和粤方言。总而言之,中国的语言环境是庞大而又复杂的,所以,推广普通话是一个非常必要的事情。

当然,在推广普通话的同时,家乡话或者方言也是需要被继承的文化,毕竟这种地方文化的传承还是需要本地人来继承。

那么,不能流利使用普通话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

有一次,我带一个外地朋友去了四川的一个景点,朋友看上了一个农夫的果子,因为在外地没有见过这种果子,然后就去问这是什么,结果农夫噼里啪啦就说了一堆,作为一个四川土生土长的我来说,就只听懂了最后一句话:买点嘛,相因得很。

就“相因”二字,很多外地人一听就是抓脑壳的。

相因,在四川话里面是“便宜”的意思。除了相因之外,很多外地人也对四川人有一种奇怪的见解,就是“不正式”。这个“不正式”要怎么解释呢?那一个词来说:儿豁。

一个本地男大学生和外地女大学生撒狗粮

女生娇滴滴的撒娇道:你发誓,你爱我。

男生脑袋点得像只啄木鸟一样:我儿豁!我最喜欢你了!

女的:你发誓~

男的:我儿豁!

女的(略带生气):你发誓!

男的(竖起手指):真的啊!我儿豁!

当然,并不是说这个男同学不会普通话,而是在于现在依然有很多因为普通话普及不到位出现的问题存在。

期待下一个功能游戏

之所以对这款游戏有兴趣,无非是在于一点,这是一款通过腾讯AI Lab语音识别中心的技术。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以“听”和“说”为准的游戏。

当《见》出现之后,我们曾以盲人的世界 去探索过这个世界,而《普通话小镇》会不会又给人带来一种全新的感受呢?从目前TapTap上显示的测试情况来看,《普通话小镇》还在继续调整中,但是玩家对这款游戏的期待度已经是非常高了,虽然功能游戏在游戏性上可能不如商业游戏,但是只要做到功能的目的,那么就不失为一款达到目的的工具。

当然,除了这次的《普通话小镇》之外,我个人更期待在未来看见一些方言类的功能游戏,正南齐北的说一句:方言,更是文化的传承。

其实在近几年,无论是游戏作品还是动漫影视作品,方言的应用是越来越多,比如《一人之下》操着四川话的宝儿姐,比如《守望先锋》说着中式英语的小美,比如《大富翁》中说着闽南语“歹势啦”的阿土伯,比如《澳门风云2》中说四川话的傻强等等。这些方言除了体现人物个性之外,还为这些人物添加上了一层“萌属性”。更重要的是,方言中的幽默、生动、妙趣横生是无法被取代的。

你啷个楞个勒个哦?你说是不是?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