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游戏美术培训毕业双选会折射的成渝游戏美术之“重”

游戏产业链递延催生成渝游戏美术外包制作基地

 

近年来,成都无可非议成为中国游戏产业重镇,被推认为“手游第四城”,游戏产业集群效应强,在人才吸引方面政府层面制定政策,集聚游戏产业链拥有很大的优势。据《成都市互联网络发展状况报告》表现出成都游戏企业增速近年一直位列全国第一,研发占比全国第一,现在又多了一个第一,即游戏美术外包规模增速第一。

据媒体报道:国内上规模的游戏美术外包企业,成渝已占1/3,截止2020年上半年,成都市游戏业企业数量从曾经的千游之城已经沉淀浓缩到400余家,游戏产值近千亿,从业人数十万之众。2020年H1我国自主研发游戏国内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为1201.4亿元,同比增长30.38%;海外市场表现良好,实际销售收入为75.89亿美元,同比增长36.32%。据不完全统计,成都游戏企业及游戏附属产业链累计贡献营收近百亿,同比增长43%以上。

在国内整个游戏产业西移过程中,成渝,尤其是成都隐然成为中国游戏产业制作大后方,据媒体报道,排名前20名的中国游戏企业,约8成在成都有子公司、孙公司、控股或参股公司,另外,在游戏美术外包、美术宣传与广告设计,出海翻译、游戏测试、电子竞技到音乐在整个游戏制作的过程中,在游戏制作产业链中,成都公司可以说和头部企业挂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日前一篇《消失九成,成都美术外包公司还好吗?》的文章显示,成都的游戏美术外包企业目前对接游戏研发企业,承接游戏美术外包的比重不断增长,而国内游戏重型企业把占游戏研发近五成成本的游戏美术外包出来,尤其是外包给北上广深之外的游戏美术外包公司,特别首选或倾向于外包给成渝第二游戏梯队城市的外包企业,这几乎成了大中型游戏研发企业的“最优解”,也是整个游戏业去年以来行业变动趋势的直接反应。

这其中,加大了成都对游戏美术人才的渴求,一“美”(游戏美术设计师)多求,表现出游戏美术企业HR之间竞争加剧。具体表现为:游戏美术设计师招聘起薪提高至近万元成果为“标配”,象腾讯、网易、三七等头部企业美术中心直聘起薪直接在20K起跳。引发人才马太效应,仅从游戏美术行业从业人员来说,职业需求机会增加,更催生了象盛绘这样异军突起的,毕业生对接游戏美术外包企业的,专业游戏美术培训机构的崛起。

 

 

游戏美术培训机构异军突起 成都盛绘艺点领先优势明显

 

据近两年成都、重庆美术专业院校如川美、川音美院、川师美院、四川传媒学院等美术学院毕业就业调查显示:超过5成的毕业生应聘为游戏美术设计师岗位,而这对于游戏美术人才渴求综合症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一方面,不是每个刚毕业的美术专业学生马上就能胜任为一名合格的游戏美术设计师,大多数毕业生所学专业和游戏美术实际创作需求有着较大差距;另一方面,2020年成都游戏美术设计师的需求在3-5000的数量,而合格的专业美院毕业生仅占其中20%,这与市场游戏美术人才需求之间形成巨大的刚需求差。

据盛绘艺点游戏美术培训机构刘老师介绍,一个在培训后期能做出品质高模的学员,还没毕业就有三家以上的企业青睐有加,希望毕业后能直接去该企业工作。

即使在成渝两地多达20多家大大小小的游戏美术培训机构中,有名的,或者说被学生们推崇的游戏美术培训机构也仅为个位数。学生们往往在“入坑”游戏美术培训前,就在各家论坛、问答上查个底朝天,什么知乎、职友等评价游戏美术培训机构的媒体更是讨论者众,学生对游戏美术培训机构的高票评价主要表现在:游戏美术培训机构哪家强?毕业就能找到工作才是王!

 

这就造就了高点击的热贴推荐的成都盛绘艺点:这家刚刚成立两年的游戏美术专业培训机构学员就业率高达95%以上。

据盛绘艺点指导就业的李老师介绍,还有几个百分点的学员,是不需要就业的,比如一个学员原来就自己开设了一家3D打印工作室,就是为了自己的生意业务来专门进行3D游戏培训学习的,还有“家里有矿”的学员,也是用爱好来发电的学员都是不需要就业的,如果按这样来说的话,盛绘艺点培训毕业的学员就业率就非常过硬了。这也是这家培训机构马上要加大分校开设的动力所在:后续学员排队中。

 

10月16日,盛绘艺点第四期学员毕业典礼暨面招双选会隆重地在天府三街模坑博物馆举行,盛绘艺点邀请到了雕塑业界知名的开天工作室创始人罗其胜,当然也有美术界黄埔军校-四川美术学院艺术与科技系主任王波教授,有游戏业界头部企业盛趣游戏美术中心主美大腕李柯其,也有老牌知名的西山居副总裁曾慧娟,成都三七游戏分公司高级经理张欢欢、西南民族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王赛兰等游戏业知名人士。

而游戏美术外包企业“用人大户”重庆漫想族项目事业部副总张艳梅、成都灵绘项目事业部副总余俊霖等业界知名人士也将出席,加上到场的成都主管近20家游戏美术用人公司高管,大家将在探讨游戏业、游戏美术业人才培训和发展方面各抒已见,共襄盛举。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