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亿再次碰瓷恺英网络 传奇江湖恩怨何时休?

1月26日晚间,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上海恺英收到《变更诉讼请求申请书》,传奇IP申请将原《民事起诉状》中的判决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对浙江欢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未能清偿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暂计人民币50,000,000元变更为判决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对浙江欢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未能清偿的人民币481,127,363.73元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传奇”IP争端不断,源起娱美德非法授权

自2001年盛大游戏(现盛趣游戏)将《热血传奇》引入中国以来,二十年间由该IP衍生出了无数款游戏、追捧的玩家、无休止的授权纠纷和随之而来“打不完”的官司。

在过去的十几年间,娱美德在中国市场已经发起了超过 40 起版权纠纷,超过 20 家中国游戏商被牵连其中,30 款以上游戏运营受阻,其间造成的损失与要求赔款金额高达数百亿元。数据显示,截至 2020 年,被娱美德申请仲裁、碰瓷的正规游戏厂商已经超过 5 个,游戏产品超过 10 个。其中不乏世纪华通(盛趣)、三七互娱、恺英网络等多家实力强劲的上市公司,及如蓝沙信息、九翎、欢游等旗下公司。而被仲裁知名产品则包括《热血传奇》端手游、《蓝月传奇》、《王者传奇》、《传奇来了》等。

今天火爆的“热血传奇”,在中国厂商接手之前,其前身《MIR2》只不过是一款韩国二流网游,其著作权共同所有人娱美德,在过去20年间除了捣乱,对传奇IP本身几乎没有贡献。《MIR2》最早是亚拓士(ACTOZ)产品,1998年,其研发组组长朴关浩出走创立娱美德(Wemade),开始独立运营。但因受制于当时韩国市场游戏份额限制,娱美德和他手中的《MIR2》没有任何优势,为分担风险和责任,娱美德在 2000年底把《MIR2》的共同所有权连同自家40%的股份,一同卖给了亚拓士,亚拓士又选择出海,在第二年把代理权以30万美元卖给盛大。

版本资料显示,在2001年2月—2002年9月期间,盛大游戏就为《热血传奇》连更富甲天下、虎卫传说、热血神鹰3个大版本,把游戏内经济、玩法、世界观系统和内容补全,做成了当时中国玩法最大最新的游戏产品。在这之后,更多中国厂商加入传奇江湖。根据伽马数据在2020年推出的《“传奇”IP影响力报告》数据显示,“传奇”的IP价值已经超过1300亿元,所创造的游戏流水超过900亿元,累积注册超过6亿用户,国内每6个玩家中就有一个曾经玩过“传奇”游戏。

而在中国传奇江湖风云雷动之际,娱美德也靠着“单独售卖授权、碰瓷要赔偿、仲裁威胁”这三板斧,在中国开始了其不停碰瓷的敛财发家之路。而这及中,最惨的就是三板斧都被加诸其上的恺英网络,一直被坑到现在。

 

恺英网络裹缠其中 连遭传奇IP落井下石碰瓷不断

2016年6月,娱美德与恺英网络子公司上海恺英签署了传奇移动游戏和网页游戏授权许可合同,同年10月份,恺英网络子公司浙江欢游再次与娱美德签订传奇网页游戏以及移动游戏授权许可合同,两份合同共计涉及金额近3亿。

但2017年2月,娱美德以“浙江欢游未能履行付款义务,构成违约”为由申请仲裁,要求支付保证金5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99亿元。

2018年10月,双方在听证中陈述主张,浙江欢游主张解除协议,娱美德则加价,从一年前的2.99亿元,直接升到要求赔付14.84亿元。彼时还是恺英网络旗下浙江九翎的《龙城战歌》和《传奇来了》也分别在韩国和新加坡被娱美德申请仲裁,要求浙江九翎赔偿损失共计76.62亿元。

面对巨额索赔,恺英网络不得已断臂止血。2020年9月17日晚,恺英网络发布公告,以1元的价格将浙江九翎70%的股权转让给公司的原股东周瑜,从此不再持有浙江九翎股权。

受制于多起诉讼,恺英网络自从搭上娱美德这辆车,股价便一路下跌,特别是2018年到2019年期间更是多次跌停。截止1月25日,恺英网络报收4.20元/股,而公司曾经在上市后股价高达70.01元/股。

面对此次诉讼,公告称 “本案(2020)沪01民初149号诉讼案件系传奇IP在北京四中院(2019)京04执异204号案件败诉后,基于类似的事实与理由向上海一中院所提起的诉讼。(2020)沪01民初149号案和(2020)京04民初311号案皆因(2019)京 04 执 172 号执行案发生的争议,两案当事人相同,同为传奇IP、上海恺英和浙江欢游;两案的诉讼标的相同,皆要求上海恺英承担(2019)京 04 执 172 号执行案件项下的债务。在(2020)沪01民初149号案件管辖异议程序审理过程中,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认定传奇IP的行为构成重复起诉。2020年10月15日公司收到北京四中院准许传奇IP撤回对上海恺英、浙江欢游起诉的(2020)京04民初311号《民事裁定书》。

本次申请是传奇IP在原(2020)沪01民初149号案件诉讼请求基础上,提起的变更诉讼请求申请。公司将积极组织应诉,坚决维护公司及股东利益。”

相同事实与理由,相同的当事人与诉讼标的,传奇IP虽在北京已被要求撤回起诉,然在上海又重复起诉,不得不说,娱美德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用其极,缠诉、举报、投诉,势要从恺英身上咬下一口肉来。

 

害人终害己,国内“传奇”IP打响保卫战

不断升级的版权纠纷不断,不仅将众多游戏公司拖入泥沼,更使使行业持续承压。据游戏工委数据,中国端、页游市场在近几年均处在持续萎靡的状态里。数据显示,端游自在 2018、2019 两年收入同比下滑 4.5% 和 0.7%,用户规模下滑 5% 和 5.5%;页游更甚,从2016年开始呈现迅速萎靡态势,过去 4 年收入同比下滑 14.8%、16.6%、18.9% 和 22%,用户规模从 2015 年的 3 亿,跌到 2019 年 1.9 亿。

这背后既有游戏用户习惯的变化,手游崛起,也有端、页游时代主要品类产品运营受阻、发展不当的因素。而传奇类,就是其中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品牌。一方面,从 2012 年娱美德开始加大力度搅闹传奇 IP 市场后,有能力做好传奇类产品的公司被纠纷、仲裁拖住、拖垮,有需求的品类品牌用户流入到山寨、私服中;另一方面,这群有端页游习惯,有较强付费能力的成熟用户的耐性和好感度逐渐被劣质产品消耗殆尽,最终转向手游和其他品类,是传奇类市场不复当年的占有率。

实际上,纷争之中并没有赢家。对娱美德自身而言,长期荒废游戏研发、发行业务,已经使其逐渐失去了长线竞争的核心,在近期数个仲裁中也相继败北。

2019年10月中旬,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在一审驳回娱美德请求,认定亚拓士与蓝沙信息签订的《传奇2》《续展协议》有效。之后蓝沙信息反手状告星辉天拓《烈焰龙城》及娱美德等对其享有的《Legend of Mir2》游戏著作构成侵权,索赔4亿;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也认定三七互娱《屠龙破晓》合法,不构成侵权;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在 2020 年 3 月驳回了娱美德在 2019 年 11 月的复议请求;裁定书显示,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采信了亚拓士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有权独立对外授权的权利主张,并据此认定娱美德公司、传奇 IP 立即停止在中国大陆向任何第三方进行涉及网络游戏《传奇》的改编权授权。其中,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认定《传奇2》游戏软件《续展协议》有效;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要求娱美德娱乐立即停止在中国大陆向任何第三方进行涉及网络游戏《Legend of Mir2》改编权授权。

换言之,“保护传奇IP”攫取巨额利润的核心策略在中国已经彻底失效。

而据娱美德财报显示,公司 2018 年营收约 7.65 亿元,同比增长 16%,但整体由盈转亏,因为自有产品的运营水平一直在持续下滑,Q4 手游收入同比减少了 32%,全年亏损 362 亿韩元。到 2019,娱美德总营收约 6.7 亿元,出现下滑,亏损则增长至 4000 万元左右。

 

有法律人士表示 “近年来娱美德接二连三的败诉,对其一直以来的非法授权行为有一定的遏制作用,纵观娱美德的诉讼过程,是屡败屡诉,已经是近乎偏执的状态了,严重浪费司法资源不说,还给当事公司及游戏行业带来恶劣的影响。”

 

而就在近日,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已与盛趣游戏、贪玩游戏分别签署战略合作协议,重点是未来就IP资源拓展和游戏研运发行等方面的深入合作。据悉,“传奇”IP的深度运营、衍生发展、正版维权将是未来三家合作的重要内容,为了维护“传奇”IP的正版权益,恺英网络在2020年底以增资的方式与贪玩游戏共同持股浙江旭玩科技有限公司,同时盛趣游戏也将《传奇》游戏非官方版本的PC端游戏维权及相关运营等权利独占性授权旭玩科技行使。

 

2020年12月9日,盛趣游戏与旭玩科技发表联合声明,声明称盛趣游戏与旭玩科技将即刻开启《传奇》IP市场的“净网”行动,将依法追究损害《传奇》游戏IP权利的“权利人”娱美德及其一众勾结外国企业破坏中国游戏市场的非法“授权”合作方的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及刑事责任,严厉打击一切损害《传奇》游戏知识产权等权利的违法犯罪行为。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