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为微软HoloLens开出219亿美元支票!游戏技术变身杀人机器…

 

据路透社报道,微软在昨天宣布,它们已经和美国陆军达成了一笔在未来十年内,价值可能高达218.8亿美元的合同,微软将依照合同为美国陆军提供,基于微软的MR(Mixed reality,混合现实)头戴设备HoloLens2的军事化版本的硬件,以及Azure 云计算服务的支持。

如此巨大的采购量,或意味着HoloLens这个被玩家看作昂贵游戏外设的MR硬件设备,或逐步进化为美军的单兵作战设备、存在投入真实战场使用的可能性。

其实早在2018年,微软就宣布了一项为美国陆军提供原型机,价值为4.8亿美元的合同。在过去的两年里,微软公司与美国陆军一直在合作进行所谓的综合视觉增强系统(IVAS)的原型设计。而现在美国陆军已经开始介入该项目的生产阶段了。

宣传片中使用的设备就是Hololens 2

作为目前业界可能是最先进,最成熟的MR头戴设备之一,微软的Hololense最早在2016年3月就已经生产出了开发版,随后在2019年2月24日,HoloLens 2企业版首次亮相。不过由于产品并没有大规模量产,目前消费者并无法直接购买,只对企业和开发者限量发行。

作为一个领先于时代的产品,尽管 Hololens 并不是专门为电子游戏而专门生产的,二代推出之后也更强调其在医学、设计等专业领域的运用,但在2015年推出时,它依然被标榜为生产力和娱乐硬件。

虽然军工行业在科技领域向来要领先其他行业一步,但是这样一款将来可能出现在家家户户,改变家庭娱乐的设备现在却被用于“增加军队的杀伤力”,微软的这一行为一直以来都争议不断。

从军队中来,到军队中去

虽然就微软与美军的合作,外界褒贬不一,但实际上,世界上第一个完全沉浸式的MR系统是“虚拟装置平台(the Virtual Fixtures platform)”,就是由路易斯·罗森伯格于1992年在美国空军阿姆斯特朗实验室开发的。然而直到1994年,MR才有了规范的学术定义。

而微软的Hololens,在VR以及AR这两项技术,暂且都还没有大规模铺开的时候,可以说是近几年来,对MR技术利用得最极致的产品之一了,从产品的维基页面上也不难发现,除了少数微软自行研发的游戏之外,Hololens的主要应用场景依然是和NASA,沃尔沃、Autodesk以及各国医院合作,在专业领域的使用。

而军事训练解决方案通常建立在商业现成技术(COTS;commercial off-the-shelf)的基础上,这样来看,微软和军方的合作,也在意料之中。

早在2017年,美国陆军就正式公开了自己正在开发的STE(Synthetic Training Environmen)系统,这是一个将用于士兵训练的技术系统,而其中就包括了MR技术的应用。2018年,美军就找到了微软,合作开展了综合视觉增强系统(IVAS)项目的前期工作。

而基于 HoloLens 的 IVAS 头戴设备,加上微软 Azure 云服务就是整个IVAS的核心内容。

对于与美军的合作,微软技术研究员、HoloLens 的首席开发者亚历克斯·基普曼(Alex Kipman)表示这一合作的目的是保证士兵的安全,提高战场上信息共享以及决策的效率。而美军显然更加直接一些,根据政府对该项目的描述,这一项目的目的是“增强美军在敌人面前侦测、决策和交战的能力”,从而“增加士兵的杀伤力”。

也正因如此,虽然早在两年前微软就开展了和美军的合作,但昨天新闻一经报道,对于这个项目的争议也就随之而来。在微软总裁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的相关推特以及话题下,有不少网友表达了自己的失望。

当然,最让人头疼的还是微软内部员工对此项交易的反对,早在2019年,一群被称为“微软员工为了正义(Microsoft Workers 4 Good)”的公司员工向 CEO 萨蒂亚·纳德拉和总裁布拉德·史密斯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要求取消军事合同。

这一群员工认为,研发初始版本 HoloLens 的团队相信,Hololens将以无害的方式帮助建筑师、工程师、外科医生和其他专业人员的工作,以及帮助“打破游戏的界限”。他们表示:“我们没有签约研发武器,我们要求在如何使用我们的工作结果上拥有发言权”,并且“Hololens通过模拟电子游戏的方式在战场上起作用,将进一步拉高士兵对残酷和流血的阈值(更加漠视生命)”。

对此,微软CEO表示“我们做出了一个原则性的决定,我们不会放弃向我们在民主国家选举出来的机构提供技术的自由。”

战争和科技相辅相成

说起科技与军事的关系,就不得不提科技与战争的关系。

以四大发明中的火药为例,中国历史里火药被较为广泛地运用在武器上是在元代,但也就仅限于此了,在之后对于火药的改良,包括各种炮兵部队、大炮火枪却主要发生在欧洲大陆上,很重要的一部分原因就是英法两国间长达116年的战争,以及海外殖民的需要。更不用提现在的核技术以及向着星辰大海的火箭。

用网友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战争大大加速了科技发展,而科技也大大反哺了战争。这是个很悲剧的事实。”在这样的影响下,其实很多现代科技最早的来源和应用都是在军事领域,战争最核心是生存权的竞争,军事科技在投入上自然也是不计成本,只追求性能和表现。

而游戏技术不一样,它首先需要的是性价比,但同时作为一个跨学科的类别,在人们对娱乐更高级、更新奇的需求的推动下,很多来自军队的技术,它们更具性价比的商业版本,最早也被用于“打破游戏的界限”。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VBS(虚拟战场空间,Virtual Battle Space),作为一款国家军事组织专供的,为国家军事训练及教导指挥而开发的一款战术训练使用的3D软件,从第一代开始,它被用于英美等国军方的训练已经有了19年的历史,目前已经更新到了第四代。可能对游戏较为熟悉的玩家会知道它的民用版本,就是硬核射击游戏《武装突袭》系列。

据悉,2015年美军为了VBS系统能够持续得到升级和维护,单就这一项就向波西米亚互动模拟工作室支付了1230万美元。

抛弃了大量无关现实元素的VBS,除了对战场几乎1:1的还原外,波西米亚互动模拟工作室后续还为VBS加入了模拟驾驶等系统。和微软的模拟飞行类似,只不过在细节上军队真的可以做到,专门搭建1:1还原战斗机真实驾驶舱的设备,让士兵利用VBS,真正地体验到驾驶战斗机时的感受。

游戏和军事的关系只会更紧密

美军此次和微软合作,只是未来与更多互联网和高科技公司合作的前兆。MR产品以美军的实力只要肯砸钱,必定可以做到,甚至是超越Hololens的程度。但对于美军而言,微软能够提供的设备+云端的全套服务,以及大规模生产的渠道和能力,才是更加具有价值的东西。

“Hololens的Azure云服务遇到了某些问题,需要重新启动,我们只收集某些错误信息,然后为你重新启动”☹

当然这也并不是个例,早在2016年工信部发布的《虚拟现实产业发展白皮书》里就有提到,“军事仿真训练与演练是虚拟现实技术最重要的应用领域之一,也是我国虚拟现实应用较早的领域。从 1996 年开始,在“863”计划的资助下,我国开展了分布式虚拟环境 DVENET 的研究开发工作,并取得一定成果。一个基于 DVENET 的军事演练概念演示系统“飓风 2000”。 ”

可以预见随着以虚幻引擎为代表的游戏引擎的发展,除了MR、VR等技术外,追求真实的电子游戏以及高效率的建模和场景生成,以及更重要的AI技术都将与军事训练,战场模拟,策略推演等与军事有关的环节产生越来越紧密的联系。

都说21世纪是AI的世纪,抓住了AI的互联网公司,未来在与MR、游戏引擎等技术和工具的加持下,必定也会吸引军事组织的目光。而这些公司能够提供的更具有性价比的,更加全面系统的商业化服务,比如配套的云服务,系统的维护和更新,也将成为军队的有力助手。

微软此次与军方的公开合作,也为其他公司扫清了顾虑,比如在云计算领域深耕的亚马逊、AI技术强大,但是宣称“不作恶”的谷歌等等都有可能成为军方合作的下一个目标。只是这些原本是用于让人类生活变得更加美化,更加智能,更加高效的顶尖技术,最先被应用的目的却是为了更快地夺走生命,虽然是必要和必然的结果,但依然有些讽刺。

From:gamelook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