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恺英与传奇IP的诉讼纠纷已历时数年之久,如今尘埃落定。

9月23日晚,恺英网络(002517.sz)发布了一则其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恺英”)及全资二级子公司浙江欢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欢游”)涉及诉讼的进展公告。

根据上述二审判决,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高院”) 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株式会社传奇IP(以下简称“传奇IP”)诉请。

一位恺英网络内部人士对此评价称,上述纠纷是恺英网络近年来历时最长、涉案金额最大的案件。此次判决结果无论如何,双方纠纷也算告一段落。

在2020年,上海恺英就因传奇IP引发仲裁而终止对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九翎)收购。彼时,被传奇IP裹缠其中的恺英,不堪娱美德缠诉,只能断臂止血。

而本次判决使得双方纷争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恺英网络方面告知,“传奇 IP 近年以来通过恶意举报、恶意诉讼、恶意保全等方式,试图向公司施压以达到其商业目的,公司一直未屈服。上海恺英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申请再审、抗诉、终止合作等合法合规方式切实维护自身及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与恶意诉讼坚决抗争到底,尽最大努力保护广大投资者的合法利益。”

在9月23日晚恺英网络召开的业绩说明会上,公司高管对于机构关心的本次判决影响也作出了回应。恺英网络高管称,预计本次判决金额会相应减少公司2022 年归母净利润,公司也将会尽快启动申请再审、抗诉等工作。如果再审胜诉,可以根据诉讼结果要求对方返还判决金额。

起因:2016年决定与娱美德合作

据了解,《MIR2》,即热血传奇前身,最早是亚拓士(ACTOZ)产品。1998年,其研发组组长朴关浩出走创立娱美德,开始独立运营。

初生的娱美德并没有完全“独占”《MIR2》,而是将公司40%股份和《MIR2》的共同所有权转让给老东家ACTOZ,形成5:5的权益比例。让ACTOZ负起一部分运营责任,分担一部分风险。然而,上述双方约定的权益比例比例也导致了亚拓士与娱美德的分成纠纷,进而影响了当时国内参与传奇IP授权的游戏公司。

据公开数据显示,在过去的十几年间,娱美德在中国市场已经发起了超过40 起版权纠纷,超过 20 家中国游戏商被牵连其中,30 款以上游戏运营受阻,其间造成的损失与要求赔款金额高达数百亿元。其中就包括了恺英网络和浙江九翎。

关于双方纠纷,恺英股份高管介绍称,“本次诉讼涉及的纠纷由子公司纠纷让母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引起”。

2016 年,尚是王悦作为舵手的恺英网络决定与娱美德合作。

当年10 月 25 日,恺英二级子公司浙江欢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欢游”)与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娱美德”)签订的《MIR 2 MOBILE GAME LICENSE AGREEMENT》 (中文名称:传奇移动游戏授权许可合同)及《Legend of MIR WEB GAME LICENSE AGREEMENT》(中文名称:传奇网页游戏授权许可合同)。

签约前娱美德向浙江欢游保证其有单方对外授权的权利,无需经过亚拓士的事先同意,但合约披露后,浙江欢游收到传奇游戏另一著作权人亚拓士公司的律师函。特别是在 2021 年 12 月最高院作出多份生效判决,明确娱美德不具有单方对外授权的权利,验证了亚拓士公司的要求。

2017 年 1 月,浙江欢游向娱美德发出解除合同的通知。2017 年 2 月,娱美德向ICC 国际仲裁庭提出第 22593/PTA 号 仲裁,要求浙江欢游赔偿 500 亿韩元(约 3 亿元人民币)。

靴子落定

2018 年 10 月,双方在听证会上各自陈述主张。恺英网络旗下浙江欢游,希望能解除协议,并且要求因对方造成的产品运营受阻,从而导致的损失及利息共3.32 亿元。

但在听证会上,娱美德先将赔付提升到 14.84 亿;随后又针对恺英旗下九翎的《龙城战歌》和《传奇来了》两款游戏,分别在韩国和新加坡申请仲裁。

不同以往的是,娱美德在这次仲裁中更要求九翎赔偿娱美德损失多达共计 76.62 亿元。彼时,九翎本身,2018年整体净利润也只有2亿元左右。

而在另一边,2019 年 5 月,ICC 裁决浙江欢游赔偿娱美德共计人民币约 4.8 亿元,浙江欢游作为赔偿主体承担巨额债务无力清偿,已于 2019 年 5 月停止经营。

2019 年 10 月,娱美德向北京四中院申请追加浙江欢游的控股公司上海恺英为被执行人,被法院驳回后多次向不同法院申请追加上海恺英为被执行人。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北京四中院此前已向浙江欢游作出执行通知书、执行裁定书、报告财产令,明确浙江欢游与传奇IP已进入执行阶段,执行金额为481577993.33元(约人民币4.82亿元)。截至2019年5月31日,浙江欢游总资产为人民币649.14万元。

2020 年 6 月,传奇IP 向上海一中院提起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之诉,要求追加上海恺英为第 22593/PTA 号仲裁裁决的被执行人,承担浙江欢游的债务连带清偿责任,一审判决被驳回后传奇 IP 再次上诉。

直至9月23日,恺英网络获得二审判决结果。

应对

根据恺英网络半年报披露,截至 2022 年 6 月 30 日,恺英网络账上货币资金 18.95 亿元。不过,上述判决仍将会对公司全年净利润造成一定影响。

恺英网络方面人士告知,预计本次判决金额会相应减少恺英网络2022年的归母净利润,但公司目前资金充裕,该事项的影响在可控范围内,具体的会计处理以及最终对公司损益的影响以公司后续公布的定期报告为准。

此外,在公布诉讼结果的同时,恺英网络董事会审议通过新一轮回购计划,拟以不超过11.52 元/股,回购总金额不超过2 亿元不低于 1 亿元,而回购股份用于后期实施股权激励计划、员工持股计划。

而在IP方面,新一届管理层开始通过与盛趣游戏合作作为应对来自娱美德方面影响的方法。

2021年1月,恺英网络与盛趣游戏签订了《全面深化战略合作协议》,在多个领域特别是在 IP 资源领域内进行深度合作。恺英网络方面高管告诉,“公司当前的所有传奇游戏 IP 授权均来自盛趣游戏,未来公司与盛趣游戏将在传奇 IP 以及其他领域展开更深度的合作。”

“公司将保持稳健良性发展,储备产品在有序推进。”恺英网络方面高管在回应投资者对于后续产品排期时表示,2022 年恺英网络上线了游戏产品《天使之战》《玄中记》《圣灵之境》《永恒联盟》。未来计划上线的重磅产品有《新倚天屠龙记》《山海浮梦录》《龙神八部之西行纪》《妖怪正传2》《仙剑奇侠传:新的开始》《斗 罗大陆》《盗墓笔记》等。

“从后续产品来看,恺英刻意拓宽了非传奇IP矩阵。”一位上海游戏业上市公司高管对此评价称。

转载自经济观察报

作者:黄一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