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经典的游戏卡片你喜欢拿来拍还是拿来收集?

“让一下让一下,我要拍了!”几个少年围着一小块平地嬉闹着,其中一个少年退后了一步,扬起了自己的右手。

“啪”的一声,地上的卡片随着少年落下的动作翻叠了起来,剩下的学生也屏住了呼吸盯着卡片等待结果。

这是前几日在车站等车时看见的一幕,在这个手机游戏横行的年代,能看见有未成年玩这种复古的“拍卡”,不由得让人觉得惊奇和怀念。

儿时的玩具大人的生意

“不拉拉链的长外套”、“顺风拍卡逆风送卡”、“扔方便面只留卡”……

如今会提到童年的游戏,大众提到最多的,一定是小霸王和四驱车,要再说原始点的,往往还会想到陀螺、翻花绳和捉迷藏。但要说在小时候玩的最“勾心斗角、危险重重”的,我还是想提一下游戏卡片这个东西。

当时的小学生玩卡片,其实大部分是不会在意游戏卡片的规则,“好看”、“大家都玩”、“炫酷”这三样元素一占,剩下的都可以用一种玩法来解决——拍。

“拍卡”是许多人都玩过的卡片玩法,在70、80一代人回忆里他们是拍制作随意的洋画,到了90后就变成了拍更为精美的卡片。

“拍卡”这种玩法最早可以追溯到古时候就有的一些小游戏,但与如今人们熟知的“洋画”所对应的,却是源于一战后推销香烟的一种手段。

很久前的洋画背后往往还会印上一些简单的故事

那时人们为了方便香烟销售,会将一些精美的图案印在一个长方形卡片上,随香烟附赠,称为“洋画”。集齐特定的“洋画”人们还可以去店里免费兑换一包香烟,是当时的流行。

后来收集洋画逐渐成为一种风潮,商家也开始从事起了单独卖洋画的生意,小孩子尤爱这种廉价又带有图案的玩意儿,花一分钱买个十多张,找个三两伙伴就可以玩上一下午,运气好还能赢几张自己没有的洋画。

那时洋画的印刷比起后来的各种卡片要粗糙很多,很多厂商为了追求廉价多销更是自创出了许多在如今可以被称为“魔改”的洋画。

直到90年代,制作更为精美的卡片进入国内,虽然这些卡牌其实并不是拿来“拍”的,它们有自己的玩法规则,但在刚拿到手的孩子手里,第一个动作仍是最简洁的“拍”。

“拍”到手掌通红

如前文提到,不敢说所有的孩子,但至少有不小一部分的儿童,在幼时玩卡片时并不会去根据卡片原有规则玩耍,往往他们对于卡片的玩法就两种:“收集”或者“拍”。

“拍卡”就是最原始的洋画拍法,将卡片平铺在地上,用手拍击地面,让卡片翻转过来。拍之前制定规则:“卡片全部翻转”或者“还剩X张卡片未翻转时”就算作胜利,然后便可赢取自己想要的卡片。

为了赢取自己想要的卡片,你可以在拍卡过程中看到各类有趣的小动作和小技巧的展开,毕竟只会死死一掌平拍下去的,得到的结果大多就是卡片震动一下,要想让它翻转,手拍肿了才可能会有一张仁慈的卡片给个面子翻转过来。

当时的拍卡技巧大多是通过“啄、扇、拍”展开。

“啄”是指手指并拢,然后食指和拇指靠近,掌心形成一个微微拱起的形状,拍卡时指尖和手掌后端使力,通过掌心拱起范围里的空气压迫爆发,来促使卡片翻转,往往适用于单卡的翻转。

“扇”是指十指并拢,手掌放平,掌控好气流方向,手掌扬起以后呈现一个微微倾斜的角度,将气流通过手掌的下拍来带动拍。“扇”有接触地面的拍法,也有空拍法,空拍法往往需要借助比较强劲的气流也就是风向的作用,或者借助前文提到的长外套在动作间对气流的带动,在部分人群中并不被承认,算是小聪明的表现。“扇”往往适用于拍卡开局或搅乱局势,需要将多张卡片翻转的情况。

而“拍”则是最常使用的技巧,有“轻拍”、“重拍”、“侧拍”多种方法,使用的场景也更加灵活。

由于往往与地面摩擦接触的是指尖和后掌部位,沉迷拍卡后的人手掌大多还会生出一层薄薄的茧子,尤其指尖部位,磨出小小的血泡那是常有的事,经历千锤百炼后,成就一双“铁砂掌”也不是什么问题。

那时传入国内的神奇宝贝卡片、游戏王卡片,即使它们有着自己原本设计好的规则,但到了国内小学生手中,普遍的玩法仍是拍卡。

“集”到心惊胆战

而收集卡片国内最受人们回忆的则既不是游戏王也不是神奇宝贝,而是那伴随着一包包小浣熊干脆面附赠的水浒卡。

这套水浒卡让当初的小浣熊干脆面红遍了大街小巷,在学校一下课大家就围成一团交换卡片,多少人买了一年的干脆面,就为了集齐那一百零八张水浒卡。而有多张稀有卡的人会收到无数小伙伴羡慕和眼馋的目光,就算在那时,一张稀有卡也可以卖上几十上百的价格。虽后来小浣熊又出了三国卡,但水浒卡在玩家心中的地位仍是无可代替的,即使到如今,水浒卡也仍旧具有收藏价值,稀有银卡更卖出过上万一张的单价。

小浣熊水浒卡

此外,若有人认为收集卡片只是那时小孩子的乐趣便错了,因集卡的火热,它还引起了不少大人的觊觎,尤以小学门口各种卖货的店主最为严重。

有朋友和我吐槽过,以前收集卡片的时候,学校和家里都对其是持禁止态度的。为了一张张心爱的卡片,每天都像做贼一样,偷偷摸摸攒钱买卡包,偷偷摸摸把卡片藏在家长找不到的地方。一旦出新卡了,又心心念念想着早点拿到,心惊胆战地避开父母视线,攒钱买卡一气呵成,若成为了小伙伴中最先拿到的一个,走路都要有气势许多。

然而朋友心爱的卡片最终还是没有保住,既不是被父母发现,也不是被学校没收,而是被校门口无良的奸商给掉了包。

当他有天早上揣着自己的卡片来学校时,看到门口的小学生都人心惶惶。走近一听,说是今天进校门前要检查身上有无携带违规的卡片,揣着珍藏卡片的小学生都害怕被没收,但马上就要上课铃又要响了,大家都很着急。

这时候校门口就有一直卖小玩意儿和卡包的店主过来说让他们把卡片放他那儿,然后放了学再来拿,放这儿也不会丢。上课铃迫近的压力让不少小学生都听从了他的话,朋友自己也把那厚厚一叠卡片放在了货摊上。

等到放学,朋友急急地冲到货摊前时,早已找不到自己的珍稀游戏卡片,剩下的全是最不值钱的普通游戏卡片,那些值钱的游戏卡片全都消失了踪影。问了好几个同样将卡片放在货摊的小伙伴,都是这样的情况。

后来才知道,这个摊主本身就是倒卖游戏卡片的,甚至在一周后朋友亲眼在货摊上看见了自己丢失的珍稀游戏卡,其中有一张因为是新卡,朋友亲自用了小袋子将他套起来,货摊上摆放的那张卡片的小袋子甚至都没有拆下来。

朋友谈到这件事的时候还隐隐有点咬牙切齿,自己收集了大半年的心血,就这样全没了,自己也求助无门,家里不能告诉,甚至告诉了也没用,最多只能和小伙伴同仇敌忾,再也不去那家店买东西。

当时自己最喜欢集的卡片是游戏王的卡片,虽然到现在也不会玩

而那时周围集卡的小伙伴,能保存好自己卡片的也少之又少,被人偷了,被父母发现扔掉了,被没收了……种种意外的发生让当时的集卡环境十分胆战心惊,享受到集卡乐趣的人不少,但真正集齐一套卡的,少之又少。

集卡玩卡的现在

时至今日,会玩实体游戏卡片的人已经少之又少,拍卡的人更是几乎见不到身影了,就连收集游戏卡片,也成为了小众到不能再小众的玩家群体的爱好。各种对战卡牌游戏的出现代替了以前单调的拍卡。

不过有趣的是,虽然游戏卡片已经从实体发展到电子游戏中来,但收集要素仍是必不可少的,美丽又强大的卡牌也仍是人们最喜欢的。而那部分不喜欢研究游戏卡牌对战规则的玩家,依旧不喜欢,他们玩卡牌游戏更需要简单的规则,喜爱的画风,剩下的就是收集的乐趣了。

出名的收集卡牌游戏众多,从较经典的《舰队Collection》到《刀剑乱舞》,再到如今火热的《少女前线》、《Fate/Grand Order》、《阴阳师》。能有固定玩家的卡牌游戏往往生命线都十分长久,玩家非常容易在游玩收集过程中对游戏产生感情,收藏养成的卡牌会成为他们心中的一份宝藏,这与以前的集卡心理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

如今的卡牌游戏不论是卡面还是玩法,都比以前强了太多,但当我无意间问到朋友最想集齐的套卡时,玩着各种卡牌手游的朋友,却仍旧会不是滋味的说是当初那套被掉包的“水浒卡”;而当自己看着账号上《阴阳师》里的全图鉴,看着《刀剑乱舞》里缤纷的刀帐,会感到满足的同时,却仍旧会想起那段拍卡的时光和一张张收集在铁盒子里的卡片。

朋友说,为什么对那套水浒卡一直耿耿于怀,除去没集齐的遗憾,更多舍不得的还是那段微小的只属于自己的快乐时光。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