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童木与《和平精英》

先给大家放一张忍俊不禁的图。

“请收下我的箱子,再见!”

除此之外,在《和平精英》里面,胜利模式也被修改,当玩家们打到前五的时候,突然从屏幕中出现了一个“获得胜利”的标识,当时队友还在纳闷:“都被毒死啦?”

不过仔细看了说明才发现,获胜是获胜,但是与冠军无缘。这一切都是根据《和平精英》的故事背景重新定义的游戏规则。

腾讯的“求生欲”让无数玩家吐槽、叹息、无奈,有拒绝再玩的,也有出海选择国际服的,不过更多的玩家依然选择了现在这款更符合当下环境的《和平精英》。

不过,今天我们要说的关于《和平精英》的话题到此为止,而更多的是想给大家介绍一下1955年的日本,以及在那时候的日本动漫行业。

如今的日本,已经是当之无愧的动漫大国,有数据显示,动漫产业已经成为日本第三大产业,年营业额达 230 万亿日元。

不过有意思的是,在日本动漫发展的初期,同样遭遇过来自社会舆论的压力以及政府的管制,而其中最有名的便是发生在1955年期间的“恶书追放运动”。

据当时的资料显示,率先对漫画发难的是「日本儿童保护会」和「母亲会联合会」及各地家长协会等团体。他们认为,在儿童杂志中,充斥著这么多的漫画实在是不可原谅,漫画使小孩子的阅读能力降低,阻碍健全的智能与想象力的发展,像这种有害的漫画书,应该加以驱逐。

同一时间,《日本读卖新闻》和《图书新闻》这类专门介绍书籍的报纸也为文报导,全国的报纸随后跟进。运动于是日益扩及其他区域,变得愈来愈激进。

更甚至在当时还出现了在校园烧毁漫画书等激进的行为。

而在当时,日本漫画界最著名的便是手冢治虫,于是树大招风的手冢治虫在当时也时常被儿童相关团体找去对谈。或许有人以为,手冢治虫画的是《铁臂阿童木》《森林大帝》这些正向、全年龄都可以看的漫画,就不会遭遇追放了。但是就在那段时期,手冢治虫曾表示自己罹患了精神神经症。事后,有研究手冢治虫的学者表示,手冢治虫曾患下精神神经症的主要原因可能是来自于恶书追放运动和剧画抬头两股风潮夹击之下所产生的结果。

剧画的事情在此不表,来详细说说“恶书追放运动”吧。

引起“恶书追放运动”的主要原因是当时在日本盛行的赤本漫画,赤本漫画是以猎奇怪诞的故事和颜色妖艳的封面来吸引读者,大多都是采用的红色的封面,所以被称为“赤本漫画”。因为赤本漫画属于非正规商品,多使用劣质纸张印刷,所以在内容上面绝对的五花八门,首先是色情暴力,然后当某种题材受到追捧的时候,短期内相当数量同类题材喷涌的情况。(游戏圈的各位是不是很熟悉这样的情况?)当无法指望质量上的竞争,所以只剩下了数量,最重要的作品质量被忽略了,当然就会越来越低俗化。

1955年,《日本读卖新闻》刊登《儿童杂志真实情况》系列报道,总结漫画市场现状,并对漫画内容提出批判。随后,日本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加入到对漫画的批判中来。

这便是“恶书追放运动”的由来。

而当时手冢治虫在《狮王图书》中连载的《复眼魔人》就被认定为坏书,因为在这部作品里面出现了更衣画面。

《复眼魔人》中的更衣画面

除了《复眼魔人》,《铁臂阿童木》同样没有逃脱被追放的厄运,其中主要的原因是在《铁臂阿童木》中出现了一些容易误导小孩的场景和自杀的情节,更甚至因为赤本漫画中大量流行的科幻元素,对《铁臂阿童木》同样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包括“机器人怎么能够在天上飞”“日本是不可能做出这种机器人的”等等荒诞的言论,但是看现在,这些当时被称之为科幻的内容,现在也都一一实现,不过这都是后话。

在当时的舆论压力下,在小学馆的指方龙二召集之下,成立了「日本儿童杂志编辑协会」,通过从业者们的自律,来平息舆论界的压力。

“恶书追放运动”并没有一个标志性的结束时间,只是事态渐渐平息。后来,手冢治虫也曾回首过这段时光,”在恶书追放运动之火的燃烧下,证明了故事漫画是不死之身。并且,以后也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击倒他。”

整个“恶书追放运动”是一场来自于保守与开放、规范与自由等问题的持久争论,唯有平衡才是最终之道。

即便是遭遇追放运动,阿童木依然是那个聪明、勇敢、正义的机器人。而后《铁臂阿童木》改变了一些人对漫画的偏见,那些以前认为儿童看漫画会影响学业甚至还会受到不良影响的家长们,开始鼓励孩子看漫画,这也为日本后来的动漫经济发展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尾声

我知道《和平精英》还无法和《铁臂阿童木》相提并论,不过我想表示的是,在当下,《和平精英》是经过了不少努力才换来的上线,或许里面的一些设定让人觉得搞笑与无奈,不过这种取舍只有当事人才能理会。

只有积极、规范和正向,才能让行业走得更好,不至于始终纠缠在追放运动之中。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