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LPL青训营还要低4岁,LOL要从娃娃抓起?

近日,拳头游戏正式宣布,他们在韩国推出LCK ACADEMY系列赛,这是一个为有志于成为英雄联盟职业选手的玩家们准备的舞台,他们会定期举办官方赛事。

韩国电子竞技协会公布了这个计划的详细内容,LCK ACADEMY系列赛由拳头游戏和韩国电子竞技协会联合主办,类似于LCK联赛的形式,属于官方级别的赛事。无论是业余选手或者爱好者,都可以通过这个赛事来获得经验,从而开启自己的职业人生。随着LCK联赛开启特许经营时代,拳头游戏首次引入了LCK ACADEMY系列赛,为业余爱好者职业选手之间架构一条桥梁。LCK ACADEMY将成为业余选手定期参加比赛,并且加入职业战队的契机之一。尤其是拳头游戏放宽了选手年龄,12岁以上的英雄联盟爱好者也能参加这个比赛,这能够让那些有潜力的年轻玩家,可以更早就进行系统的培训。

LCK ACADEMY以公开赛和锦标赛的形式进行,他们每个月会通过公开赛选拔出两个队伍,四个月内选出的八个队伍,将参加12月举办的锦标赛。在这个过程中,拳头游戏会收集参与玩家的比赛数据,提供给专业的星探,并且通过选手注册系统(颁发青训选手证书)来促进业余玩家的权利。至于拥有半职业资格的选手,他们将提供和职业选手相似的福利,比如发放超级号、法律咨询、海外签证和大学入学咨询。

消息一出,不少玩家表示:从12岁以上就可以进入,这是要从娃娃抓起啊。同时也有玩家表示,这会不会让韩国电竞又一次独大?

| 从12岁开始,背后有着什么样的故事

为什么LCK ACADEMY系列赛能够将年龄放在12岁以上呢?这一点或多或少是得到了韩国官方的一些支持,要谈到这一点,又不得不将韩国电竞的整体规模拿出来说了。

为什么韩国电竞能够快速发展,根据很多媒体的资料表示,韩国电竞的起飞与1998年那场金融危机有着莫大的关系,因为当时韩国的经济以外向型为主,所以成为亚洲金融危机的三大重灾区之一,失业率也就居高不下,失业率一高,社会就变得不那么稳定,但是《星际争霸》的出现拯救了这场危机,一方面是打游戏的人多了,社会稳定性有所提高,另一方面《星际争霸》的火热又成为了新的商机,总而言之,这是一个被电竞拯救的时代,于是乎,韩国开始大力扶持电竞产业。那么这种说法到底准不准确,到目前来看,已经很难去判定了,毕竟在1998年的时候,韩国的确是受到了金融危机的巨大冲击,同时《星际争霸》的火热也正是从1998年开始,或许有着一定的联系,但是是不是主因就很难判定。比如,在1998年成立的韩国职业电子竞技协会(KeSpa),便是推动韩国电竞产业发展的一大组织。

即便是到了如今,韩国政府对电竞市场的布局和重视却是一直没有少过。就在2018年的时候,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曾宣布投入5000亿韩元(约30.6亿人民币)扶持文化内容产业。在具体措施上,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预计于未来四年内,将在首尔地区地区以外建设8个综合性电竞场馆(目前首尔有9个),其中包括在2022年前要完成5个目标,分别是规划100片电竞俱乐部专属用地、推动当地居民举办业余级电竞赛事、打造地区性电子竞技活动设施、在体育馆周边设立电竞周边商店以及打造电子游戏体验馆以及体育旅游直播中心。

除了政策的扶持之外,产业链的成熟和完整的结构也是构建电竞生态的重要因素。比如KeSpa不仅仅要管理战队和俱乐部,还有着发掘和培养新人的重任。同时,在整个电竞产业结构中,选手有着良好的上升通道和退役后的转型选择,而更重要的是,韩国电竞选手看待电竞的眼光和中国选手或许有着很大的不同,韩国选手只是把打职业视作人生的一个阶段,在退役后也有很多人并没有选择与电竞相关的工作,这种良好的心态的确能够对产业起到一定的帮助。

| 中国电竞能否走出这一步?

其实,国内电竞青训营的历史也不短了,在2014年底的时候,WE电竞俱乐部的青训营就开始了,这也是国内最老牌的电子竞技俱乐部之一。而后,国内电竞氛围越来越浓,LPL青训营、KPL青训营也都纷纷露出头角,不过在国内青训营的年龄都是限制在16岁以上,19岁以下,同时也有着不少的电竞学校出现。不过整体来说,虽然这些青训营有着俱乐部以及游戏官方的支持,但是却少了政府这边的背书,所以整体情况相比韩国来说,还是有了不少的距离。

虽然从外界来看,父母的影响位居第一位,但是事实上,更重要的是选手的心态问题。很多人离开这个舞台之后就很难在静下心去做其它事,转型主播、解说、教练,甚至运用自己多年参赛的经验来创业,这些都是目前国内电竞选手所看得见的前方,但是事实上在这背后,也有无数的选手无法在其它领域突围,最终被人遗忘。

说实话,经历了聚光灯下的舞台,要让人在归于平淡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所以在不久前,我们曾发了一篇《每一个成功的电竞选手背后,都有默默支持他的父母》,其中一位因为12岁开始在Twitch直播《堡垒之夜》的玩家帕蒂克,因为未成年被封号一年,等他13岁后他又再次出现在Twitch的直播频道中,他父母表示,这段时间帕蒂克在家上网课,每天花大约三四个小时完成功课,接着在家附近散会儿步或骑自行车,然后就是练习游戏了。“如果你真的想擅长做某件事,那就必须投入大把时间。”帕蒂克的父亲说道。这也说明了,要想父母支持自己,更重要的是自律,明白自己当下的任务是什么,并且去做到它。

不过,在国内而言,许许多多家长看着自己的孩子玩游戏,更多的是将“不务正业”的标签打在他们头上。所以,虽然中国电竞产业在进步,但是要想成为一流的大国,除了政府的背书之外,更重要的是选手是否能够将电竞看作自己人生的一个阶段,而非全部?不过,已经习惯了聚光灯的职业玩家,是否就能淡出这个舞台呢?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