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互联网下一个时代的元宇宙,是否只是“看上去很美”?

“你知道元宇宙吗?这个概念最早出现于科幻小说《雪崩》……”

这个自问自答的开场白,最近半年在网络上到处疯传。虽然元宇宙暂时还没火到像区块链、游戏股当年那样——连小区里大爷大妈都在讨论要投资哪个,但至少互联网科技、财经投资、游戏娱乐等圈子,俨然一片你不知道就落伍的氛围。

每逢看到营销号清一色的“你知道XX吗”开场,都忍不住想请狐主任来鉴定一下

为什么元宇宙近来被不断热议甚至热炒?最直接的原因自然是被称为“游戏界乐高”、“元宇宙开启者”、“美国中小学生之主”的《Roblox》在2021年3月11日上市,市值当天就突破400亿美元——比2020年上涨了10倍

在向资本讲故事、介绍自己的时候,Roblox公司接受华尔街大佬的建议,用了元宇宙这个赛博朋克科幻小说中的概念进行包装,描绘出一幅“随着硬件设备、云计算、高带宽网速等技术的快速发展,平行于现实世界、又与之息息相关的未来虚拟世界。”

Roblox又一次证明:在华尔街,故事比产品更重要,故事比产品更广为传颂

这个未来虚拟世界,看上去很美。于是Roblox股价狂飙,也让元宇宙概念瞬间风靡世界。

其实早在20多年前,中国知名作家王朔就提出过类似的“未来畅想”。他在接触过网络后发现,过去人们交流是面对面的,不然就是电话、信件、传真这类点对点的模式,而网络交流则拥有无限可能,甚至“发展成第九艺术”。在当时的设想中,王朔认为自己写剧本的能力可以结合游戏,用新交互方式和玩法去打造“网络连续剧”,甚至据说他还打算拉上童话大王郑渊洁一起搞,让儿童的娱乐与教育也加入进这个未来世界成为其中一部分

“但现在(的困难)是带宽问题,据说这问题两年解决,那就到时再搞。”如果能够实现这一理想蓝图,王朔觉得自己要成为首富。与此同时,王朔正在写一部新小说,书名就叫《看上去很美》。

20多年后,腾讯CEO马化腾先生在腾讯内部年度特刊《三观》中展望互联网的未来时,重点提到“移动互联网十年发展,即将迎来下波升级,我们称之为全真互联网”

虽然不及华尔街精英琢磨的“元宇宙”那样充满未来感,也不像上个世代文艺大腕描绘的“第九艺术”那样打动人,但腾讯略带武侠味的“全真互联网”想说的或想做的,本质上和它们都一样——那就是搭建一个不分边界的、现实生活与网络生活深度交互融合的平台。

可以说元宇宙概念的火爆,除了Roblox上市后给资本界带来的巨大刺激,还有一众知名互联网企业的布局、加码以及声援,也加强了各方对它的信心以及资本的推动。

比如腾讯早在2019年就与Roblox达成合作关系,网易则投资了与Roblox类似的IMVU,字节跳动投资的代码乾坤也是主打一款同类的《重启世界》,Facebook则表示元宇宙将改变自家公司乃至整个互联网,还有正在崛起的米哈游宣布要在“2030年,打造出全球十亿人愿意生活在其中的虚拟世界”。诸如此类信息,从巨头和新贵口中不断传出。

其实严格来说,未来互联网生活会是什么样,以及其应用交互模式又会发生哪些改变,大佬们也只是有个模糊的意象——Roblox式的平台、元宇宙式的概念都可能只是未来的一部分或一种可能。但外界有的人图省事,有的人蹭热度,有的旧瓶装新酒,统统把各种新开发项目装进元宇宙这个框。

至于怎么个装法,看看以下例子就知道了:

明星在《堡垒之夜》、《和平精英》等游戏里开演唱会?

可以,这很元宇宙——不能以空间场景的大小、玩法种类的多寡来限定元宇宙!

陈天桥、米哈游都在研究脑机接口技术?

可以,这很元宇宙——虽然目前的研究方向还是医学领域,但或许就是《头号玩家》、《黑客帝国》、《刀剑神域》那样的沉浸式交互雏形!给使用者加上游戏角色形象就是Avatar(虚拟分身),接入AI就是增强学习和时空建模!

虚拟货币将很有可能构成元宇宙的金融底座?

可以,这很元宇宙——目前为止,所有线上游戏的经济系统都无法承担起交融现实与虚拟的职责。要么简陋得被打金工作室轻易玩崩,要么只能做成封闭的“运营商宏观调控”体系。而区块链技术能助力构建真实的经济系统,让不同游戏甚至不同平台的用户实现自由交易!

说实话,要是把《头号玩家》那种经济系统搬到现实游戏,打金工作室和职业公会能把游戏公司玩破产

由此不难看出,目前关于元宇宙概念的网络舆论,已经或多或少呈现出裹挟的现象。尤其是游戏行业,作为互联网行业下面现金爆发力最强、前沿技术应用最快的领域之一,国内外的游戏从业者都受到了最明显的影响。前几年的游戏编辑器、开放式沙盒世界、VR/AR游戏等,重新借力元宇宙的风口成为资本击鼓传花的趁手工具,裹挟着部分开发团队加入进去将概念进一步炒热。

然而百分之百可以肯定的是,包括腾讯网易在内的一线开发者和大佬们,都清楚地认知到一点:那就是元宇宙只是未来的可能之一。从上世纪王朔就想搞结合游戏交互形式的网络连续剧,到孕育了MOBA、自走棋等新兴游戏品类的《魔兽争霸3》地图编辑器,再到现在2021年Q2亏损了1.4亿美元的Roblox——“古今中外”的参与者们一直都是在准备阶段,去构思如何建设一个打通虚拟与现实的未来。

现在比东京还热的资本,目光所及是以游戏为主的社交娱乐。但实际上“元宇宙”、“全真互联网”、“2030年虚拟世界”等描绘的未来,还包括我们的工作、学习、情感、兴趣创造等各方方面,突破空间、距离、地域甚至时间的限制,在某个甚至多个平台上实现。

这个未来虽然振奋人心,实则更需要时间和技术的积累,连马化腾都表示这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正是因为缺乏在中国市场以及社会层面的积累,Roblox国服《罗布乐思》在7月上线后一直看不出要火的迹象,而同时腾讯也准备了《艾兰岛》、《手工星球》乃至更多的后手。

如果单纯从游戏行业的开发层面来看,元宇宙游戏是一个比MOBA、吃鸡更宏大的高DAU品类。这意味着它虽然“看上去很美”,但实际上除了业内一线的游戏公司,其他中小型团队根本耗不起时间来积累玩家和营造文化。要知道,Roblox的积累可是从1989年的教辅软件开始算起,除了至今还在亏钱外,中途还有长达6年没有融资的空窗期。更关键的是,Roblox仅仅是在美国形成半数中小学生的覆盖量,包括中国在内的其它地域市场,它还得再付出更多更久的教育成本。

进入中国一个月后,《罗布乐思》的成绩一直在畅销榜500名左右

所以,假如我们现在看到或听到有人说要做元宇宙,不妨先了解一下他描绘的蓝图里时间单位是多少。毕竟近20年来,互联网行业发展史给我们的最大启示莫过于:人们总是高估了未来一两年内的变化,而低估了未来十年的发展。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