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电子木鱼,积赛博功德。

前段时间,一款电子木鱼游戏突然火起来。游戏本体十分简单,界面是黑色背景加一个简笔木鱼图标,玩法是点击屏幕敲击木鱼显示“功德+1”。与其说它是一款游戏,不如说就是一个“敲木鱼模拟器”小软件。

这款应用最早只有苹果商店iOS版本,制作者niner wong早在2020年就已经将游戏上架,当时并没有引起关注。直到2022年,电子木鱼才击中人们的情绪点。梗一旦被制造出来,就开始在各个方向蔓延。很快,各类木鱼软件便冒出来,帮助人们积累赛博功德。

木鱼赛博化

木鱼的赛博之旅,并非始于游戏,而是从视频开始的。据称最早是有人在网上看到带有USB接口的木鱼图片,于是联想到制作“电子木鱼”。

B站第一个有关电子木鱼的热门视频在今年6月就出现了。这款电子木鱼不但有LED灯光特效,还自带默写经文功能,已积累300多万点击量。

很快,电子木鱼也开始内卷。有人加上马达实现自动敲木鱼,有人放上转轴让敲击量翻倍增加。虚拟主播们自然也不会错过这场赛博派对。

而评论区也陷入狂欢,直呼功德贬值、佛祖震怒,这是凡人向天庭发动DDos攻击!

而没有UP主那么强动手能力的玩家们则跑到自己熟悉的游戏中创造自己的电子木鱼,从《我的世界》到《CS:GO》,电子木鱼梗开始迅速传播。与之相关的MOD与PC版软件纷纷出现,并且大都是开源的。

也正是这股玩梗浪潮让玩家将iOS上两年前的木鱼游戏挖了出来,推上了免费榜榜首。毕竟手机才是当下人们随身的电子设备,谁会介意手机里多装一个可以随时积功德的电子木鱼?

做木鱼游戏的人们

在iOS版电子木鱼火了之后,安卓平台也开始出现大量的电子木鱼。比如在TapTap平台上,从10月份开始就陆续出现了七八款电子木鱼相关游戏,其中一款名为《电子木鱼》的游戏上线后一直占据平台热门榜榜首的位置,甚至将刚刚上线3.2版本热度爆火的《原神》都压在身下。

我找到了游戏制作者雨流赏影和他聊了聊这款游戏。据他介绍,游戏的开发时间并不长,总共用不了一两个小时就可以完成。相比之下,游戏上线的其他准备工作花了他更多的时间。

比如对雨流来说,他花在《用户隐私协议》上的时间远多于这款游戏的开发时间。一开始他想抄作业,从其他游戏里照抄用户协议,但却因为游戏索取不必要的个人信息而被玩家打了低分差评。可见如今不但是平台方对用户协议审核严格,普通玩家也越来越看重个人隐私。毕竟大家对恶意软件已经深恶痛绝。

好在用户协议风波没有影响游戏上线。雨流开发整个游戏的过程也都力求快速。为了让游戏符合实名认证等要求,他没有把游戏做成独立APP,而是使用了平台上的Tapplay功能(类似于小程序)。广告系统接入的也是不那么主流的Unity Ads(新版已更换为Topon)。游戏内的功能也是做到极简,除了敲木鱼再无其它。一切皆以尽快上线为目标。

当我问到“平台那么多电子木鱼,为什么火的你这款”的时候,雨流表示原因大概就是他的游戏发的足够快,功能足够极简,以及没有广告吧。当然,抢到《电子木鱼》这个游戏名字也是功不可没。

随着游戏的关注度由最开始的不到1万上涨到后来的40多万关注,雨流也在一直更新自己的这款游戏,按玩家的反馈加入更多的功能,比如加入更多音效、更多的木鱼外形等等。按雨流的说法,只要玩家喜欢,那么自己也乐于将游戏更新下去。

雨流的游戏一开始没有广告。为了不破坏玩家体验,更新后他将广告位置藏得很深,看广告并不能兑换道具或解锁功能,还会扣减玩家积累的功德,纯粹是一个用于支持开发者的选项。而雨流也决定会将广告所得以公益捐赠的形式捐献出去。对于“做电子木鱼游戏可以积赛博功德吗”这个问题,或许捐赠就是雨流的回答。赛博功德能不能积不知道,总之是积累了一点现实功德。

至于说到为什么想来做这款游戏。雨流表示自己当年也是一位UP主,由于对游戏的热爱,毕业后他选择入行游戏开发工作。工作后时间紧张他只能暂停了视频更新,但对于网上的流行梗依然有参与的热情,所以在木鱼梗火起来后,他利用业余时间开发了这款《电子木鱼》。

这款游戏是雨流第一次在平台上发布个人游戏作品,虽然其中有些磕磕绊绊,游戏人气上升之后也不时出现玩家在评论区恶意攻击,不过雨流对此都十分淡然,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也是“大家玩得开心就好”。

至于他现在手上正在开发的游戏,雨流没有对我透露太多,只是表示游戏有望在2023年测试,敬请期待。看来他并没有想过使用《电子木鱼》的人气为自己参与开发的游戏引流量打广告。

相比于《电子木鱼》的简约,也有开发者想在另外的方向探索一番。TapTap平台上的另一款游戏《节奏木鱼》就选择了与前者截然不同的风格。

按《节奏木鱼》制作者不加糖的说法,电子木鱼一开始流行时就有“积赛博功德,见初音未来”的段子。此前也早有UP主把木鱼当外设玩起了《节奏医生》,敲木鱼不是超度亡灵而是救死扶伤。

正如木鱼的功用除了法器还有乐器,广大音游人也自然将电子木鱼划归音乐游戏的阵容,而不加糖只是把原本只有梗图的电子木鱼音乐游戏付诸实践地做了出来。

《节奏木鱼》的玩法同样很简单,玩家只需要控制屏幕两边不断落下的音符,在合适的时机敲击屏幕即可。这样的玩法对于音游玩家来说简直小菜一碟,并且游戏判定很松,大多数玩家都可以轻松积攒大把功德。

对不加糖来说,制作这款游戏最大的开支并不在于时间成本或是制作难度,而是花在了购买音乐版权上。他没有透露具体花费,只是表示“版权很贵”。相比之下游戏的美术倒并没有花费多少成本。据玩家群友介绍,游戏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搞定这些美术素材,是因为其使用了AI绘画。可见当外界对AI绘画利弊争得不可开交时,有独立开发者已经用它在提高自己的生产力了。

无论如何,对不加糖来说,制作这款游戏还是付出了成本,所以他没有避讳在游戏中加入广告。游戏设置广告的地方不少,大多是休闲游戏的常见形式比如“看广告领取三倍奖励”“看广告解锁新曲目”等等。

不加糖表示广告收入主要用于填补版权费用的支出,增购新曲目,而剩下的部分,他和雨流的想法不约而同,也是考虑以公益的形式捐赠出去。积赛博功德不如积一点现实功德。

而说到做游戏的动机,不加糖表示这是“等另一个游戏的软著时随手摸鱼做的”,目的并不是赚钱而是给大家找点快乐。

事实上不加糖已经在TapTap等平台发布过不止一款独立游戏,他的最新作当前处于预约阶段。正因为有过经验,所以不加糖没有像雨流那样卡在用户协议等细节上,《节奏木鱼》也更像一款完整的游戏。

对不加糖来说,独立制作者能找到靠谱发行商合作是幸运的,像《节奏木鱼》这样不会有人代理的游戏自然也不会有版号,他也只能以广告的方式“回血”,而无法做买断或内购形式的收费。

由于广告的存在影响体验,以及游戏本身打磨不足,《节奏木鱼》上线后评分已经跌到8分以下,在平台排行榜上也很快滑出了前十。不过不加糖还是表示有玩家喜爱的话,自己还会继续将游戏更新下去。

木鱼的竞逐

正如雨流和不加糖所言,“电子木鱼”类游戏没有太多开发难度,用各类编程语言都能实现,即使没有做过游戏的程序员稍微研究一下也能做出差不多的软件。所以在相关梗流行起来后,大量的电子木鱼就冒了出来。抖音、快手、微信小程序等无一例外。

比如在微信小程序搜索“电子木鱼”就会出现十几款相关应用。软件功能大同小异,就是简单的敲击木鱼看广告。而这些软件背后的主体公司更是五花八门,很多公司本身并非游戏开发,比如这个原本做外卖的小程序摇身一变就成了积功德专用电子木鱼。

这些平台上的小游戏并没有B站或TapTap那么浓厚的社区氛围,开发者赚流量,玩家凑热闹,平台留住用户,算是各取所需。电子木鱼这样玩法并无门槛的热梗,事实上是所有人都可以参与的,这也是它会如此大面积流行的原因。

只是这样的热梗来得快,去得也快,玩家热情的持续不是因为游戏本身有吸引力,而是借游戏玩梗找情绪的共鸣,看二创、编段子、水友聊天才是热梗的生命源泉,当有趣的二创或玩梗变少,玩家也便会慢慢散去,去寻找下一个热点了。

在写这篇文章的最后,我又去玩家群里问了问,有的玩家表示已经没有继续再玩《电子木鱼》了,毕竟游戏本身“实在没有什么可玩的”。

但与此同时,在雨流的版本更新中,他却修复了一个功德超过百万导致显示错误的Bug,在更新日志中感叹道“大佬们真能肝”。

爆肝和佛系,本就这是这届玩家的一体两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