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已经成为当代小学生的社交密码

2018年1月,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名单。其中,知名网文作家张威当选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会委员。可能许多人不知道张威这个名字,但是张威的笔名在文学市场可是享有极高知名度,他便是《斗罗大陆》的作者唐家三少。

从网文起步的《斗罗大陆》可以算得上是商业操作的成功案例,无论是更新已有3年、超200亿次点击量的3D动画,还是肖战、吴宣仪主演的真人剧,亦或是数个上线便成头部的手游,《斗罗大陆》这一IP在文娱领域各个环节都有着非常出色的表现。在这些出色的内容表现下,于2008年开始创作的《斗罗大陆》也迎来了自己更年轻的一批受众——10后。

《斗罗大陆》是如何走进这群生于2008年之后的小学生群体中的?

社交密码

“唐三和小舞亲嘴了!”

“看,我这有一张小舞的卡!”

当一个小学生开始讨论《斗罗大陆》的时候,就会有一堆小学生讨论《斗罗大陆》——这个话题就像传染病一样停不下来,看过《斗罗大陆》的人会喋喋不休的在朋友面前不停的安利这部小说或者漫画或者动画。虽然被安利的小学生可能没有看过《斗罗大陆》,但是这却并不影响双方的兴致,因为对于小学生来说,这又是一个新鲜的话题。

在而今的小学生看来,不知道三哥(唐三)或者小舞好像就不算了解潮流,看过《斗罗大陆》的小学生对其内容如数家珍,未看过《斗罗大陆》的小学生同样会掌握着一些关于故事的细节,这就像掌握了流量密码,让自己不会缺席小学生的社交场合。

除了故事,来自于学校周边小卖部的各类文具、卡牌等周边产品更是让小学生津津乐道,这让《斗罗大陆》在小学生群体中的热度越来越高,同时也使得家长和老师大为头疼。

这种由同一个话题引起的小学生圈层社交,其实和成年人的社交没有什么不同:当身边的朋友都开始讨论同一个话题的时候,如果你发现你插不了话,那么只有想方设法去了解话题原委,这也正如之前在小学生群体中流传的“奥特曼卡牌”“太空狼人杀”一般。而《斗罗大陆》会更特殊一点,低年级的学生可能是靠动漫入坑,而阅读无压力的五六年级小学生对《斗罗大陆》小说更加热爱。

流行密码

作为一个超过10年的成熟IP,《斗罗大陆》在各个领域的表现都非常优秀。《斗罗大陆》之所以到今天还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和商业价值,除了网文长达数十年的持续更新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这款作品从内容本身到外界传播上都有着一种天然的优势。

从内来说,《斗罗大陆》就是一部超级小白文。但是对于网文读者来说,要的不就是简单直白和酣畅淋漓吗?再者,《斗罗大陆》采用了最为常见的网文故事推进手法,每一个不同的阶段会遇见不同的对手,通过消灭对手,提升自己,以此让主要角色们达成不断的成长,让读者通过阅读去延续幻想。

2020年,国家图书馆宣布将阅文的百部网文典藏入馆,并向读者开放借阅,其中就包括了《斗罗大陆》。虽然这是一次营销活动,然而“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对于网文知之甚少的人来说,这的确是一个谈资,也让入选的网文作品成为了一时间舆论话题。对于从事网文及相关行业,喜欢网文却得不到认同的读者来说,这是一场值得高兴的事。

从外来说,《斗罗大陆》在传播的渠道和路径上较为稳定,也非常符合时代变化的特点。网文市场的逐渐庞大自然不用多说,在《斗罗大陆》改编为漫画后,在《知音漫客》《风炫漫画》等杂志上连载,通过遍布全国城市的报刊亭推向青少年读者。即便是如今纸质杂志生存唯艰,在为数不多的报刊亭中,我们依然可以发现摆在C位的《斗罗大陆》。

而在书籍最为集中的书店或购书中心,甚至有出现过《斗罗大陆》专柜的情况,一连三排书架堆得满满当当的《斗罗大陆》,围坐在书架下面的正是经常出没于书店的小学生们,他们正在津津有味地翻阅着《斗罗大陆》的小说或者漫画。

随着智能电视普及,不少智能电视应用的动漫频道也给了《斗罗大陆》动画一个大大的推荐位,有着飘逸的长发,俊朗的外貌以及不羁气质的唐三,简直让人无法抵抗,想点进去一探究竟。

在学校周边的小卖部,《奥特曼》已经拱手让出它在卡牌界王者的位置,《斗罗大陆》卡牌已经超越了《奥特曼》,再加上各种其它类型的《斗罗大陆》小周边,这款诞生于十多年前的作品成为了低年级小学生的新晋顶流。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当唐三和小舞成为了小学生们的日常话题时,《斗罗大陆》自然也会背负更多责任。

顶流的代价

2021年4月初,江苏省消保委发布《动画领域侵害未成年人成长安全消费调查报告》,报告称,相关部门通过选取市面上具有代表性的21部动画片,随机访问了1026未成年子女家长进行调查研究。最后,通过梳理的21部动画片,发现它们中间存在着1465个问题点,容易涉及暴力犯罪、危险动作、广告营销等。备受小学生欢迎的《斗罗大陆》就在其中。

《斗罗大陆》被投诉的事情似乎从来没有停歇过,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来自于一部分家长对网文的不认同,这部分家长主要看重小说、动画等各种内容形态的教辅功能,而网文作品在老师、家长眼中基本上是属于文学作品鄙视链底端。

那么《斗罗大陆》是不是一部毫无意义的作品呢?也不完全,我曾在一个育儿类的公众号上看见过小孩因为《斗罗大陆》去涉足课程之外的知识,其实这种现象也不是个例,早些年中国游戏还不太发达的时候,我们也曾玩过许多没有汉化的游戏,为了摸清每个游戏的功能和每个道具的作用,我们也曾孜孜不倦地翻查字典。所以,这种事情是没有绝对的。

网文、动漫、游戏,这些内容形态,要想得到大众的认可都需要经历许多波折。虽然如今依然有些人希望关停游戏、禁播动画、删除网文,但是更多人已经不再用有色眼镜去单一地评判这些内容。在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唐家三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应尽快出台统一的审核细则,规范网络文学传播平台。因为中国的网络文学已经是继美国好莱坞电影、日本动漫、韩国电视剧之后的世界第四大文化现象,而随着网络文学市场日益繁荣的同时,也会面临作品导向不正确、内容低俗和侵权盗版等问题。

《斗罗大陆》算不算好故事?这需要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对于喜欢它的人来说,它是;对于不喜欢它的人来说,它不是。无论认不认同,不能否认的是,它的确是一个受欢迎的作品,而成为10后的社交密码也印证了这一点。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