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武侠到仙侠,中国文娱的幻想空间越来越大了

题图\电影《东邪西毒》

00年代初,国内通俗文学圈普遍存在着 “西方有奇幻/魔幻,中国无幻想”的误解。那时网文作者也大量热衷于创作西幻题材,特别是在《指环王》、《魔兽世界》、《博德之门》等各路作品的影响下,作品里不带几个洋名字都吸引不了读者。直到近十年来,以中国古风为题材的幻想作品才开始大踏步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最直观的表现就是,修仙题材如今在游戏市场的热度越来越高,前段时间还在业内掀起不小范围的讨论。我们也曾在《抢占百亿题材的修仙进行时》 一文中,聊了聊现在修仙题材大热的现象。

然而在“修仙热”的背后,其实还有一个更值得观察讨论的趋势:那就是随着古风\国风元素广大年轻人群中越来越受喜爱,修仙之外的武侠、仙侠、神魔等相近的“古风幻想题材”也有了群起响应的迹象,并且逐渐形成初步融合汇总的倾向。

创下2021年国产独立游戏销量奇迹的《鬼谷八荒》,就是在修仙题材上融合了洪荒神魔元素

特别是近年古风元素在影视、动漫、综艺乃至市场服饰等多个领域的不断下沉扩散,逐渐成为流行文化的新势力。而在游戏领域,玩家的审美偏好、开发者的立项倾向、厂商的IP选择同样也受到影响,故而在PC和移动平台上,我们能看到的口碑与销量都上佳的作品不断推陈出新。

所以今天就不妨让我们来掰扯下,这个由1932年还珠楼主所著的《蜀山剑侠传》兴起,经过近百年开枝散叶的中国当代幻想文化系列。

傻傻分不清的武侠、仙侠、修仙

需要确认的是,当下游戏业议论的修仙热这个总趋势和上世纪风靡整个华语文化圈的武侠热,是有着传承关系但内核截然不同的分支。

不能飞不能发波,有江湖庙堂、有儿女情长、有为国为民的是武侠

能飞能发波,但是不管苍生只修自身的“修仙”

同样能飞能发波,但要拯救世界、有儿女情长的是“仙侠”

举几个简单的例子就能很容易区分,以前大家用武侠梗更多是代指某个人,比如“君子剑(伪君子)”“梅超风(疯婆子)”“云中鹤(老色胚)”,而现在成为网络流行语的“剑来”“恐怖如斯”“莫欺少年穷”更多是用来增强语气。

原因很简单,现在认知度最高的修仙题材,其内容主题到受众诉求都追求节奏更快、爽点密集的情绪宣泄,所以大量或装×或热血或搞笑的台词更容易形成口口相传的流行效应。而武侠题材在上世纪的创作模式中,有相对更缓慢的节奏来塑造人物和相关情节,所以哪怕是配角也很容易让读者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陆小凤传奇》系列里,戏份不算多的配角花满楼,人气可能比主角还高

对不起,重新来一张花满楼

但在非资深粉丝的眼中,武侠、仙侠、修仙等在众多古风幻想题材时常容易搞混,甚至一些从业者在宣传时为了凸显差异化,也会刻意将题材标签混淆。比如《天地劫:幽城再临》在广告素材中用的标签是“奇幻武侠”,实际上这个IP的题材就是仙侠,拧巴这么一下无非是为了强调跟其它同类题材IP的不一样。

当然,如今的核心受众早已习惯,武侠、仙侠、修仙、神魔、玄幻等等标签分类已不再那么重要,所以偶尔叫错也无所谓了。这里面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剑网三》、《逆水寒》等武侠网游大作。出于对游戏体验和画面表现力的追求,大家都进化出了堪比多段式喷气机的轻功系统,其概念已经从传统武侠的跳跃腾挪变为飞天遁地。

所以“武侠不能飞”的老规矩已经不适合当下了

不难看出,当年从仙侠一脉开枝散叶的诸多古风幻想题材,如今又有了趋同演化与融合交互的苗头。

仙侠——当代古风幻想的起源

现在“起源”往往作为一个贬义词,讽刺那些作品体验较少的新人,将某部热门作品中诸多沿用过来的设定奉为首创——其中包括但不限于《魔兽世界》、《剑网三》等。

但把仙侠成为当代中国古风幻想的起源,反对的人并不多。

· 1928年上映的《火烧红莲寺》,掀起了中国影史上的第一次武打神怪热潮,也为世界电影新增了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特效动作片类型。

· 1932年连载的《蜀山剑侠传》,直接影响了金庸、梁羽生、古龙等新派武侠小说的兴起,也为当代仙侠、修仙题材网络小说提供了大量借鉴参考。

· 1995年发售的《仙剑奇侠传》,在中国游戏史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影响了几代游戏玩家,还奠定了感人剧情+动情音乐+宿命主题的经典仙侠游戏模板。

所以从历史进程来看,不管是小说还是影视,亦或者“刚诞生不久”的游戏,仙侠对中国古风幻想的影响,叫声“起源”当之无愧。而其中最深远的,莫过于《蜀山剑侠传》这部里程碑式作品,几乎每个幻想分支流派都能找到它的传承痕迹。

就像《指环王》、《龙与地下城》等之于西方奇幻,《蜀山剑侠传》中的宗门帮派、修仙法则、神兵法宝、阵营体系等等世界观设定,为我们现在能看到的绝大部分古风幻想奠定了基础。

既然是同一根藤上结出不同葫芦,那么仙侠、武侠、修仙、玄幻、神魔这些题材经常让人分不清楚也是很正常的。而且随着现在网络小说的不断变革发展,成千上万的作者一边创新一边融合经典,除了金古温粱等大师为代表的“新派武侠”外,不同古风幻想题材之间的界限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

在《萧十一郎》中,古龙算是为武侠和仙侠勉强划下了一道界限

当代游戏对古风幻想的影响

如果仔细观察当前的热门网游与手游,我们不难发现各类古风幻想题材撑起了国产游戏行业的很大一部分。PC端的《天涯明月刀》、《剑网三》、《逆水寒》等武侠题材,在端游式微的今天依然有着不错的人气和文化破圈底蕴,手游更是占据了畅销榜头部半壁江山。

这里面既有《梦幻西游》、《神武4》、《问道》为代表的神魔洪荒,也有《斗罗大陆:武魂觉醒》、《天谕》、《完美世界》等玄幻传奇,亦有《天地劫:幽城再临》、《一念逍遥》这样的仙侠修仙,至于《新天龙八部》、《一梦江湖》、《新剑侠情缘》等经典武侠更是老面孔。

虽然画风是Q了点,但《梦幻西游》等回合制MMO要是按当今网文分类,算是西游封神为蓝本的神魔洪荒题材

可以说,古风幻想题材对当代中国游戏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其中不仅仅是美术方面对游戏场景和动作特效的精益求精,还有剧情、门派、服装、诗词、音乐、历史背景等环节的古韵还原,这些都通过多年积累和相互学习,让真实厚重的中国传统文化与虚幻缥缈的幻想内容结合得愈加紧密。

《天涯明月刀》端游还原的杭州古城

古风幻想在为国产游戏输送营养的同时,国产游戏也在向玩家与二次元群体不断传递这种文化。相比曾经对国内老一代玩家以及从业者的影响深远西方奇幻和日式奇幻,发展与革新更快更积极的中式古风幻想,如今已经占领了新一代年轻人的更多视野。

首先,从近十几年来的线下漫展活动就能直观看到,最初的古风cosplay只有仙剑霹雳等极少数。而到了8、9年前剑三COS开始在越来越多,到如今已是不同作品的百花齐放。

以前漫展的COS比赛上,几乎只能看到剑三代表的中国古风

其次,网络小说受到游戏升级、强化装备、开外挂、换地图等概念的影响,并将它们引入到小说内容中,受到了读者的广泛欢迎。天蚕土豆的第一部作品《魔兽剑圣异界纵横》就是其中典范,而后该作者的封神之作《斗破苍穹》,更是将等级段位、数值提升、攻略指导、越级打BOSS等元素完美融合进古风幻想题材,让喜欢看这类作品的读者大呼过瘾,此后更引领了大量网络小说的跟风热潮。

《斗破苍穹》中“随身老爷爷”这个外挂,已经成为近十几年网文最经典的套路之一

在网络小说和游戏的双重洗礼下,中国5亿网文群体和6亿游戏群体之间有大量重叠用户,此外从小受到动漫影视作品耳濡目染的边缘用户更是数量庞大。这也正是古风幻想题材,在当前热门游戏中依然占有极高比例的原因所在。

结语

正如《蜀山剑侠传》连载初期,为饱受外国列强欺辱的国人提供了一个暂时忘却烦忧的世外幻想乡,而到抗战即将胜利时,书中也开启了扫荡群妖、百废待兴的积极景象。如今随着中国经济文化的蓬勃发展,古风幻想题材也在不同载体上经过了20多年的摸索,形成了以仙侠、修仙、玄幻为主,不断在电子游戏、网络文学、影视动漫等领域扩大文化影响力和市场价值的大好局面。

从《三侠五义》到《蜀山剑侠传》,从《仙剑奇侠传》再到现在的网络小说,属于中国人的古风幻想在不同载体上不断演变进化,也不断影响和传递一代代年轻人。金庸古龙的武侠巅峰成为绝唱固然令人遗憾,网文与游戏向海外的文化输出也同样让我们骄傲。因此,个人也期待今后出现更多优质的古风幻想作品,将这个完美融合了侠义精神、儒释道哲学、神话历史、奇异志怪、法宝飞剑、英雄传奇的幻想世界继续传承下去。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