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曾经最有潜力的女性向游戏平台 还在不断往危险边缘试探

在大片未成年哀嚎最强防沉迷政策出台的时候,某个角落里,还有一小部分未成年的女玩家在悄声窃喜:“感觉暂时这里还不会被限制诶,毕竟我们只是个‘阅读器’平台呢。”

橙光的沉寂 已经不止两年了

橙光最早叫做“66RPG”,曾经是国内知名的原创RPG游戏分享社区平台,玩家主体也以硬核男玩家为主。哪怕是在2012年,其开创者柳晓宇想带领66RPG转型为“橙光”时,也瞄准的是GalGame和宅男群体,结果一部《清宫计》为橙光带来了大量的女玩家,并且不少都在橙光提供的低门槛游戏制作工具助力下,转化为了游戏作者,成为了橙光游戏的第一批中坚力量。

这让柳晓宇迅速看见了橙光这样的文字AVG游戏对于国内女玩家市场的潜力,并果断将橙光的目标用户转向了女性玩家。随着网站的风向转变,宣传方案变化,与大批女性用户的涌入,橙光逐渐产生了大量的女性向互动文字作品,并借此吸引了更多的女性向玩家。

2013年,偶像男团类的作品产生,让橙光又多了一批中坚用户——追星女孩,通过橙光游戏,这群用户可以开展各种和偶像生活与恋爱的剧情,为她们圆梦。

现在的橙光明星区

而2014年是橙光的重要转折点,本来圈地自萌的这个小圈子和用户群体,因为B站上游戏UP主的体验视频而出圈并一炮而红。其中“逍遥散人”关于橙光游戏《逆袭之星途闪耀》的游玩视频影响最大。

“直男”玩“玛丽苏”游戏的各种反差,以及本身游戏剧情的高质量,让这个系列的游戏视频迅速出圈,时至今日逍遥散人的这个游戏系列视频播放量已经突破2800万,是B站游戏区播放量最多的视频,同时也被收录进了“入站必刷55大视频”名单中。

巨大的宣传效果下,橙光游戏的用户迅速增长,也因此促进了橙光于2015年上线鲜花系统,正式开启付费模式。自此基本处于为爱发电的橙光游戏,有了确切的收入来源,作者们的创作也更为积极,为橙光积累了大量的作品IP。

再往后,橙光还经历了2016年新的引起争议的作者合同;2017年《逆袭之星途闪耀》改编电视剧上线,各种站内IP改编权卖出;2018年获得一亿融资,同时用户数量突破5100万;2019年橙光站内作品《潜伏之赤途》改编的互动角色扮演游戏《隐形守护者》上线Steam,一年销量超140万,成为当年最受关注的国产单机游戏之一。

不过橙光的高光,也在《隐形守护者》之后就再没出现过了,甚至可以说从2016年开始,橙光新产生的出圈产品越来越少,不论是《逆袭之星途闪耀》还是《潜伏之赤途》都是橙光站内的老一辈作品了。虽然说橙光的作品数量和作品立绘精致程度一直在增长,但整个平台力量的沉寂时间,早就不止表面可见的短短两年了。

不断在危险边缘试探的橙光

在橙光出圈之前,橙光的游戏素材侵权问题一直都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的隐患,早期还属于小圈子且未转向商业化前,橙光的各种盗版素材与BGM还有明星区的肖像素材侵权就广受争议。

后来开通鲜花付费系统后,这个隐患就被进一步暴露了出来,橙光也加急清理了盗版素材与BGM,并签约相关画师和音乐平台,制作属于橙光自己的素材库。但明星区作为橙光游戏的一大支柱,橙光对其的态度一直十分模糊,处于没人告就装作不知道的态度。

虽然在2017年时,有传来过橙光将不再过审明星区作品,并计划于2018年全面下架明星区作品的消息,但截止目前除去因为部分明星工作室或剧组投诉而下架了诸如“黄子韬”、“霍建华”、“陈晓”、“陈乔恩”、《花千骨》等在内的明星区和光影区作品,目前橙光仍存在着大量使用明星真人立绘来进行创作盈利的作品,且橙光还会为其专门设置相关榜单。

另一个橙光愈演愈烈的问题是抄袭逼氪问题的加重。2017年时@楚寒衣青青在微博发文表示,橙光作者ZhenZhen喵喵的作品《拯救反派计划》涉嫌抄袭其作品《沉舟》,并给出了调色盘。

橙光方面表示楚寒衣青给出的都是“大众梗”,不构成抄袭。随后ZhenZhen喵喵以“侵犯名誉权”将楚寒衣青告上法庭并胜诉。诉讼结果引起大量网友不满,称之为“抄袭者的狂欢”。而将事情推向另一个不可收拾现场的,则是橙光CEO柳晓宇在2018年初发布的一篇《耽美中的黄文作者真的是站在道德制高点、天下无敌吗?》文章。

当时的部分文章截图,现在文章已不可查看

文章中写道“啦啦啦是一个传统的乖乖女”,“不会接触《沉舟》这样的重口味耽美黄文”,将《沉舟》彻底定性为“黄文”。这篇文章让楚寒衣青和一众网友十分愤怒,最后楚寒衣青起诉柳晓宇这篇微博文章侵害了其名誉权,得到胜诉,并在后续的4年间对ZhenZhen喵喵涉嫌抄袭《沉舟》事件持续诉讼,最后于今年2月6日发微博告知网友,在经历了4年总历3次的诉讼后,《沉舟》被抄袭一案获得了法院判定:“构成“侵害著作权”,并要求ZhenZhen喵喵支付楚寒衣青青主张的1元赔偿金及25000元合理支出”。

更近一点的抄袭风波还有2020年初橙光真人区知名作者“桃子安”的抄袭事件,其不少在橙光人气颇高的作品都涉嫌文字抄袭、剧情融梗以及人设雷同的问题,引起了极大风波。名下作品下架整改的同时,也让橙光不少作品涉嫌抄袭的炸弹引爆,一时之间橙光不少作品都宣布要暂封自查。

并且随着剧情向游戏的剧情要求越来越高,再加上抄袭融梗问题的爆发,橙光上养成游戏出现的越来越多。剧情深度减少,数值设定好,同时能获得的鲜花上限也大大增加,是现在不少橙光作者的“财富密码”。

而在这些养成游戏中,逼氪的现象就十分明显。经常在一些重要剧情转折点上出现绑架式逼氪,不氪金就难以继续游戏的情况时有发生,或者就是游戏数值没达到一个限定值,就难以进入想要的剧情线,而这个数值往往需要通过氪金才能比较容易的达到。

橙光关于养成游戏里作者逼氪现象的谴责评论

而在部分真人区或者剧情区的游戏里,也经常出现作者直接要求读者送花来解锁角色或者添加角色的行为。

在版权问题之外,橙光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其未成年用户的数量众多。除去平台用户外,橙光的未成年作者也不少。在未成年防沉迷政策愈严的情况下,橙光将自己标榜为“互动式阅读平台”,不再承认自己的“游戏属性”,其实名认证系统也形同虚设。

除去2020年5月宣布了对未成年限制时间和消费的公告,橙光并未对未成年防沉迷政策进行跟进,同时橙光的实名认证会自动提供“张三、李四、赵六”等人的身份认证信息,玩家可以直接点击认证,并提示“认证成功”。

结语:事实上,在近几年间,随着诸如爱奇艺、腾讯视频、B站推出互动视频,起点推出对话式小说开发工具,竞品闪艺、易次元等App的推出,都让橙光不再一家独大。这个最早在文字互动AVG游戏分享领域起家,并曾被评价为最有潜力的女性向游戏平台,如今体量仍大,但自身当前产品种类的愈加匮乏也让其饱受其扰,出圈的作品越来越少,同时它还面临着外界竞争的加大和群强环绕,内部的版权和未成年危险也仍牢牢地笼罩着它。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