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想这样一幅画面:在8月的某个闷热夏夜,人们涌入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观赏每年一度的夏季逍遥音乐会。但当现场安静下来,管弦乐队开始演奏时,观众会发现他们听到的并非巴赫或贝多芬作品中的优美旋律,而是电子游戏《宝可梦红蓝版》(Pokémon Red and Blue)的配乐。

从《大金刚》的8位音乐到《刺客信条》系列气势恢宏的配乐,音乐始终是游戏体验的重要部分之一。在今年的逍遥音乐会上,欧洲管弦乐团将首次演奏希尔迪·居兹纳多蒂尔为《战地2042》所作的配乐。作为一位屡获殊荣的冰岛音乐家,居兹纳多蒂尔曾经为电影《小丑》、电视剧《切尔诺贝利》创作配乐,如今则和她的丈夫萨姆·斯拉特一道,共同推动游戏音乐赢得主流人群的认可。

“电子游戏是许多人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她说,“与我童年时相比,游戏在这一代人的成长过程中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我小时候只能玩《俄罗斯方块》,但如今游戏变得特别复杂,人们也在游戏里投入了大量精力。”

“另外,我们也可以接触到更多技术,所以音乐家很容易探索更广泛的声音,以及不同流派音乐的制作方式。我真的对此表示欢迎,因为我喜欢尝试。在我看来,自由地探索不同世界是一次很棒的机会。”

萨姆·斯拉特透露,在为《战地2042》创作配乐的过程中,他和居兹纳多蒂尔避开了传统乐器,而是使用玩家在屏幕上经常看到的金属、沙子和其他材料等道具生成声音,后期再用过滤器对声音进行编辑,创作出居兹纳多蒂尔所说的“音乐黏土”。

这是一种相当前卫的手法,但俩人坚持认为,电子游戏就像居兹纳多蒂尔释放才华的天然家园,因为游戏允许她在一个全新数字空间中尝试创作独特的声音——与电影或电视剧的配乐不同,游戏音乐不必遵循线性叙事结构,音乐家们自然能更自由地进行创作。

随着时间推移,许多音乐家都已经加入这场“游戏”。按照逍遥音乐会总监大卫·皮卡德的说法,在今年的音乐之夜,观众们将会听到各种各样的游戏音乐。

“事实上,我们几年前就已经开始筹划这场音乐会,原本打算在2020年举行。”皮卡德表示,“我觉得特别有趣的是,为电子游戏作曲的人变得越来越多了。很多人告诉我们:‘瞧瞧吧,游戏音乐太火了。’所以我们认为,现在是时候举办这样一场音乐会了。”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游戏行业的营收规模不断扩大——仅在英国,2022年游戏市场的收入预计就将达到100亿英镑,领先于电影和音乐行业。随着游戏产品的预算持续升高,游戏音乐也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在2022年的夏季逍遥游音乐会上,观众们听到了《最终幻想》、《亲爱的艾斯特》和《王国之心》、《战地2042》等游戏大作的配乐。此外,罗伯特·埃姆斯还会指挥乐团演奏一些古早游戏的音乐,通过这种方式向它们致敬。

“如果研究电子游戏音乐的历史,你会发现几十年前,作曲家们不得不在内存、资源、技术受限的条件下进行创作。”斯拉特说,“那些前辈不得不想方设法克服资源的局限性。而到了今天,我们能够使用的资源就太多了……所以在我看来,我们不能用简单来描述早期游戏音乐。我非常尊敬它们。”

如今,游戏作曲家可以自由地以全新方式进行实验,并借助先进技术创造全新的声音。

“就个人而言,我觉得电子音乐特别适合(游戏),因为它允许你使用各种各样的声音,尝试混搭不同流派的音乐元素。对我们来说,这就如同拥有一只巨大的玩具盒子。”电子音乐家、作曲家CHaines表示。

CHaines补充说,由于电子游戏的影响力正变得越来越大,游戏音乐的重要性不容被低估。“我认为这(游戏音乐)是最具创新性的音乐流派。我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大量电影音乐,以及Supergiant Games作曲家达伦·科布,为《Fez》创作配乐的disaterpiece等人。”

“游戏音乐的风格非常多样化。从某种意义上讲,我认为游戏工作室应当选择那些拥有丰富生活或演出经验的音乐家,这是最佳搭配。”

随着越来越多的作曲家涉足电子游戏领域,游戏音乐与其他音乐的传统边界正在逐渐消失。“我确实认为,人们应该认真看待游戏音乐。”斯拉特说,“有人觉得电影、电视剧的作曲家比游戏作曲家更高明,但这完全是一种偏见……优秀的音乐只会来自那些受到尊敬的行业,所以请尊敬游戏行业,你会从中得到许多很棒的音乐。”